陪读有感

Posted By on December 27, 2017

文 舒雁

 

外孙平时与父母姐姐同学交流中均讲英语。在家有时也会用汉语与阿婆、阿姨交流,但往往词不达意,结结巴巴,他急,我们不懂其意也急。学校在三年级开设了中文课,内容和词汇很简单。记得有天妈妈问他:“中文学的什么内容?”他答“瓢虫”。隔年再问,他仍答“瓢虫”,弄得我们啼笑皆非。

姐姐重视中文学习,经常会询问字词的发音和意义,例如:‘客厅’和‘厨房’的区分和含义;“你过得怎样?”这句怎么发音正确?等等。逐渐能用流利的中文与我们交流,这对外孙也有所触动。 暑期妈妈问他:“下学期愿意去中文学校学中文吗?”他毫不犹豫地点头应允。

九月份,中文学校在欢乐热闹的气氛中开学了。孩子们在家长的陪同下,兴高采烈的走进课堂,外孙插班读三年级。为了辅导和督促孩子学好中文,我这具有60年教龄的老教师,转化为陪读生,像小学生一样认真地把老师所讲的字、词、句、章的要求,记录下来课后备用。

老师是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北京人,讲一口漂亮的‘京片子’,教态自然亲切。听课中感到她备课认真,教学环节步步展开。教学过程中能用启发式,循循善诱,教学互动,课堂气氛活跃,孩子们争先恐后举手发言,班上14个孩子都在老师关爱的眼神中。

外孙是插班生,由于老师常用以往学过的知识,提示、启发,让新旧知识联系,外孙从中受益匪浅。例如写字的笔顺“布”字:横、斜、竖、钩、竖。以往的错写得以纠正;又如汉语结构“破”为左右边旁;“章”为上下结构;象声词:咯咯咯、叽叽叽等,现在懂了。老师领着大家动手、动口,既加强了记忆又活跃了课堂气氛。外孙的拼音基础很好,汉语字母、声母、韵母都难不倒他,唯独声调不准。他十分认真的跟着老师:第一(阴平)第二(阳平)第三(上声)第四(去声)声调用手比划着,这为他认、读汉字起了重要的作用。老师常表扬他,家庭作业多次得到A++,这大大鼓励了孩子的上进心, 在家做中文作业很积极主动,不需督促,我们看在眼里喜在心上。

举办中文学校实属不易,特别是缺少固定的教学场地,只好租借美国的学校。中文学校的老师和主办人,花费不少心血,作为家长需要配合、感恩才是。开学的头周,校长嘱咐家长:管好自己的孩子,不要乱动学校教室的物件,家长不要在走廊里大声喧哗走动等。但有的家长违反规定,引来管理人员很不愉快的批评。校长再次提醒:“我求求家长管好孩子和自己!”我们听后真难过,随后的情况有所改观。在陪读的过程中,本人感触良多,教师不但传授知识,还关注孩子的文明礼仪。有个孩子举手:“我要尿尿!”老师说:“以后要讲上洗手间或厕所。”隔天,又有个孩子举手:“我要……我要……我要上洗手间!”虽停顿一会,但立竿见影地学会了文明用语。老师赞许的点头,旁听的家长十分欣慰。

中华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是当今世界上唯一没有中断的文明。君不见:马里兰大学孔子学院举办了第四届中华文化节;爱尔兰2022年拟将汉语引入高考外语科目……等等。世界范围学习中华文化热潮大增,外孙、外孙女也在这热潮中,这对开发孩子的智力和对未来创业,都有深远的影响。

祝愿孩子们在努力学好汉语的同时,加深了解中华五千年的灿烂文化,并能发扬光大她!
2017,10,14于维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