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地生活,优雅的离去——缅怀我们的好兄长柏胤庆先生

Posted By on December 3, 2018

文: 舒朝濂 施浣芳

图:蒋光震舒朝濂

 

 

柏先生在LAFH狗年春节联欢会上讲话

惊闻享年八十六岁的柏胤庆先生,于10月30日晚驾鹤仙逝,我们深感悲痛,缅怀先生的才情学识,我们十分不舍,无论在银光做义工,还是在安妮湖生活,他总是严于律己,乐于助人,是个十分受人尊敬的好兄长,好邻居。

柏胤庆先生一生从事大学教学和科学院的研究工作。他博学多才,性格坚强刚毅,平易近人,具有典型中国知识份子风范。退休后来到美国初期,与夫人吴影老师一起帮助两个女儿,培育了五个优秀的外孙。

柏先生和夫人吴老师在去年银光义工聚会上

柏先生是银光老年协会的资深义工。在银光初创期,他想方设法把读书会办得有声有色,成为银光人知识交流的课堂,备受大家喜爱。他还兼任歌唱队的队长,把愉快的歌声播撒在大家心坎上。有人说他像一把燃烧的火炬,给银光带来光明和希望,传递了知识和快乐。他常说:“我愿意做个合格的义工”。的确,柏先生是个不可多得的优秀义工。

柏先生的生命最后三年,他不幸疾病缠身,我们亲眼目睹,他顽强地与病魔做不屈的抗争。从不叹息,更不抱怨,拒绝了可享受的免费配餐,谢绝了可申请的专职助工帮忙,主要靠夫人吴影老师夜以继日陪伴照顾和无微不至的周到关怀,坚持生活自理自立。LAFH公寓的同胞们都能看到,在吴老师寸步不离的看护下,从不气馁的柏先生推着助步机或是晒太阳,或是炼走路。只要身体许可,他还积极参加歌唱活动。即便后期体力不支,仍坚持在楼道里来回慢行。尤其让人动容的是,柏先生与大家一起打太极拳的场景:原先是站着打拳,慢慢站不住了,就改成坐姿打拳,最后变成用双手微微比划着动作。他的一招一式无不反映他对生命的渴望和追求。

柏先生多年前曾说:“我这一生最大的幸福,就是找到了吴影做我的终生伴侣,她很有才华,心很好,给我很多帮助,我非常感谢她。”我们钦佩柏先生的儒雅学者风度,我们赞赏吴老师的热心干练隐忍,更崇拜他和她俩相互扶持,亲历亲为,优雅的走在人生老去的漫漫长路上。

愿柏先生在天国的路上,一路走好!

期盼吴老师和家人节哀顺变,保重身体!

2018年11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