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多无奈,一声叹息-——半杯清茶社“俄国末代沙皇宿命”讲座后记

Posted By on January 15, 2019

 

许之微先生在讲座中

 

半杯清茶社新年的首场讲座于1月12日在波多马克社区中心举行,由许之微先生讲述俄国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的故事。原本估计因为要下雪,来听讲座的人不会多。出乎意料的是,很多听众冒着下雪路滑的危险赶来, 演讲大堂内济济一堂,座无虚席。就连百岁老人刘缘子老妈妈也垦求她女儿带过来听讲座,让人感动。

讲座伊始,许先生首先提到,按照俄历,今天离末代沙皇一家罹难恰好一百周年。他以启示的方式点出了讲座的中心议题 – 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是个温文尔雅的谦谦君子,对下属彬彬有礼,对妻子恩爱有加,对子女呵护备至,那么他最终怎么落得了一个被国民、贵族和军队抛弃的下场,甚至连有姻亲盟友关系的西欧各国都不愿意接受沙皇一家政治避难呢?

末代沙皇尼古拉二世全家合影

许先生以不紧不慢的语调,层层展开其中的缘由。他首先介绍了尼古拉二世的家庭,包括他锐意改革的祖父亚历山大二世和意外继承皇位的父亲亚历山大三世,特别是他与德国郡主爱丽丝相识相恋的过程和来之不易的婚姻,以及他们的子女尤其是寄托了他们夫妇所有希望的儿子阿列克谢。许先生提到,在尼古拉二世统治之前,俄国曾经历了一个辉煌的文艺复兴的“白银时代”,诞生了许许多多的名师巨匠,如巴甫洛夫(科学)、 契柯夫(文学)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戏剧)、柴可夫斯基(音乐)、列宾(绘画)等。1904年爆发的日俄战争,是俄国由强盛到衰败的转折点,也是尼古拉二世噩梦的开始。在这次战争中,俄不仅丢失了其在远东的基地,而且海军几乎被日本全歼,朝野震动。这也直接导致了“1905年革命”。至此,沙皇尼古拉二世的权威和在民众心目中的地位一落千丈。

许之微先生在讲座中

1904年注定是改变俄国历史的一年,除了日俄战争,皇子阿列克谢的出生,同样影响了俄国和沙皇家族命运。小皇子的出生,让罗曼诺夫王朝有了继承人,沙皇夫妇满心喜悦。可是不久即发现,阿列克谢患有血友病。这种病在当时是不治之症,为了儿子日后顺利继位,沙皇夫妇对皇子患病秘而不宣。救子心切的沙皇夫妇请来了“大师”拉斯普金,由此埋下了罗曼诺夫王朝和沙皇家族覆灭的祸根。妖僧拉斯普金的巫术确实奏效,赢得了沙皇夫妇的信任。当时,尼古拉二世一方面依靠贤相斯托雷平来治国安邦,另一方面依靠妖僧拉斯普金保驾皇子,心中的阴云暂时得以驱散。然而,大师和首相势不两立,沙皇两头为难。拉斯普金依仗沙皇夫妇特别是皇后的撑腰,把圣彼得堡上层社会搞得乌烟瘴气,斯托雷平和朝中大臣们都视拉斯普金为妖孽,欲除之而后快。然而,拉斯普金虽经首相驱逐和官员刺杀,却大难不死,而且因为每次都能让皇太子的病情化险为夷而始终能保住皇后对他的宠信,变本加厉,肆无忌惮。皇后却视所有反对拉斯普金的人为仇敌,引得满朝文武怨声鼎沸。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1914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战。

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俄国民众群情振奋,爱国热情高涨,沙皇重新成为人民拥戴的领袖,威信高涨。尼古拉二世随后宣布俄国参战,并亲任俄军总司令,带皇储亲临前线指挥作战。然而短短一年时间,俄军伤亡高达250万,而且丢掉了大片工业区领土,原本国民高涨的参战热情已被悲观和愤恨取代。由于沙皇在前线,后方的皇后便当仁不让地介入朝廷事务,这个时候,历来受皇后宠信的妖僧拉斯普金对俄国政治的影响就非同小可了。在拉氏的影响下,皇后在16个月里换了四个首相并频繁撤换部长,俄国的警察力量和食品供应都因掌握在佞臣手中而陷入危机,引起了政界和军方的强烈憎恨。沙皇夫妇也因此遭到盟友英法等国的鄙视。忍无可忍的皇族和政府高官合谋杀死妖僧,但俄国全面崩溃的局势已无可挽回。1917年俄历2月,圣彼得堡民众暴乱,克伦斯基在杜马首先发难,逼迫沙皇下野,并成立临时政府,史称“二月革命”。至此,统治了俄国三百多年的罗曼诺夫王朝宣告终结。但是事情还没有完,八个月以后的“十月革命”又推翻了临时政府,建立了以列宁为首的苏维埃政权。许先生还谈到,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的两个领袖克伦斯基和列宁都来自同一个乡镇,而且两家渊源颇深。

可悲的是,“二月革命”后逊位的沙皇尼古拉二世一家被临时政府软禁在沙皇村,却找不到一个国家愿意接受他们避难,因为这些国家都不喜欢沙皇夫妇。十月革命后不久的内战期间,被克伦斯基安排撤到叶卡捷琳娜堡的尼古拉二世一家大小七口连同御医和佣人被契卡乱枪处决。八十年后(1998年),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命令将沙皇尼古拉二世及家人的遗骨隆重安葬于圣彼得堡的彼得保罗大教堂- 罗曼诺夫王朝的世代灵柩堂。末代沙皇终于在死于非命八十年后,受到了俄罗斯人民的景仰和推崇。

末代沙皇的故事,许之微先生娓娓道来,听众静心屏气,听得入了戏。用一位朋友的话说,时间停留在了一百年前,时差半天都倒不过来。演讲结束后,听众还提了不少问题,如沙皇子女中是否有活着逃出来的, 电影《Anastasia》有多少真实性,有关妖僧拉斯普金的历史证据,“白银时代”名称的来历,苏维埃仓促处决沙皇一家的动机等等,许先生都一一作了解答。最后,陈一川先生用《史记 .伯夷列传》中的一句话作了补充:“以暴易暴兮,不知其非矣!”

综观尼古拉二世悲剧性的一生,以一个谦谦君子而为人君,为人夫,为人父,最后却落得个王朝覆灭、众叛亲离、祸及子女的下场,时也?命也?运也?许先生的观点是两个字 –宿命。几多无奈,让人扼腕叹息。

(文 渔樵子,图 正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