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霞芬律师团队提起联邦诉讼状告美国政府

Posted By on January 27, 2019

 

图一:2017年3月15日,陈霞芬在听证会后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传明编辑报道:陈霞芬案最新进展:1月18日,其律师团队依据《联邦侵权赔偿法》,向美国俄亥俄南区的美国地区法院提起了联邦诉讼,状告美国政府对陈霞芬恶意起诉(maliciousprosecution)、错误逮捕(falsearrest)。

这个案子的代理律师为MicheleL.Young和PeterJ.Toren。MicheleYoung律师来自俄亥俄州,擅长公众利益方面的诉讼;PeterToren律师来自华盛顿,曾担任联邦检察官,擅长计算机犯罪与知识产权方面的诉讼,是《知识产权和计算机犯罪》一书的作者,并在这方面代理过众多客户,他是本案的共同律师。

图二:陈霞芬以弱抗强、捍卫正义之举,赢得了众多支持者声援

陈霞芬女士说:“我是一名忠实而又勤恳工作的美国公民,从来没有料到由于各种级别的多名官员的不当行为,令我成为他们一手造成的严重不公正的受害者”。

这起不公之案缘起于2012年5月24日。那天,一名美国政府雇员发电子邮件举报陈霞芬,说她“虽然是美国公民,但却是中国人”,说她有间谍嫌疑。

图三:国会山新闻发布会,赵美心等多名国会议员及亚裔社团负责人出席声援

一年以后,2013年6月11日,陈霞芬在工作单位被商务部派来的探员盘问了七个小时之久,还没让她吃一口饭、喝一口水。作为一名入籍美国将近20年,已经把美国中西部当作自己家乡的水文学家,陈霞芬开发的俄亥俄河谷洪水预测模型解救了无数生命,也让她获得许多赞誉和嘉奖。然而,在2014年10月20日这一天,当她踏入位于威明顿市的美国国家气象局办公室时,面临的却是联邦调查局(FBI)的探员。

当时,办公室的后门被打开,6名FBI探员走了进来,指控陈霞芬女士盗用密码下载有关美国水坝的敏感、机密信息,并透露给一位中国官员。事实是,她使用的密码不是盗用的,她也没有向任何中国官员泄露任何机密信息。但是,针对她的诉讼已然开始,而且无休无止。

图四:陈霞芬多次到各地做华人自我保护法律维权讲座,她的顽强坚持令人感动

就是在这一天,陈霞芬女士,一位受人尊敬的科学家,戴着手铐,当着同事的面被带走;她面临100万美元的罚金和25年监狱,而且还被打上了“间谍”的标签。那天晚上,当她返回位于郊区的家里时,几辆电视新闻采访车已经停在她家门前,她被指控为间谍的新闻已传遍全世界,就连她在中国的家人都已获知这一消息。

5个月后的2015年3月10日,在案件开审前的一周,检察官却主动撤销了对陈女士提起的所有指控,並且没有作任何解释,也没有作任何道歉。然而,留给陈霞芬的,却是高昂的法律费用和名誉扫地——她为之奋斗一生的工作,和她的声誉被毁之一旦。

2016年3月11日,陈霞芬女士被美国商务部(国家气象局的主管单位)解雇,理由却与被撤销的指控类似。

(2017年3月15日,陈霞芬在听证会后接受记者采访)

2018年4月23日,听证会之后13个月,审核陈女士被解雇一案的行政法官MicheleSzarySchroeder女士出具了一篇长达120页的判决意见书,认为美国商务部官员隐藏了本来能够还陈女士清白的证据,解雇陈女士的两位官员“更关心的是让自己显得公正,而不是做公正的事情”。

除了责令美国商务部恢复陈女士的工作、补发所欠工资、并支付法律费用,这位法官还指出:“从他们死不认错的证词来看,如果他们不承认2+2等于4,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2018年6月18日,美国商务部提起上诉。由于缺少足够的法官,这起上诉还没有被审理,陈霞芬女士也没能重返她在国家气象局的、她献出毕生心血的工作岗位。

陈女士的不幸遭遇获得了众多新闻报道的关注,全国范围内的许多机构也纷纷呼吁,要求政府停止不公行为。这些媒体、机构包括美国民权委员会、国会亚太裔核心小组、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华尔街日报、60分钟栏目、百人会、美国华人联合会、亚太联盟、俄亥俄华人协会以及众多口碑良好的民权组织和亚裔团体。

“一个毫无事实依据、明显带有种族偏见的指控,引发一场现代版的猎巫闹剧。”MicheleYoung律师表示,“政府官员隐藏了明明可以证明当事人无辜的证据,浪费数十万美元纳税人的钱,试图证明一个’中国人’是间谍。为了彰显尊严、公平和美国价值观,我们必须为陈霞芬女士伸张正义。发生在陈女士身上的事情再也不应该发生于任何美国人身上。”

PeterToren律师指出:“如果政府从一开始就进行恰当的调查,而不是定向地蓄意诬陷陈霞芬这样一位忠诚、爱国的美国公民人,她就根本不会被起诉,她的生活也不会被毁掉。我们致力于为陈女士伸张正义,帮助她尽可能地恢复以前的生活状态,从而也尽可能阻止将来再发生这类不公正的事情。作为一位前联邦检察官,我期望联邦政府可以更加负责地、更有道义地处理此案,但事实却不是这样。”

在经历长达四年之久的煎熬之后,陈霞芬的律师团队依据《联邦侵权赔偿法》,向美国俄亥俄南区的美国地区法院提起了联邦诉讼,状告美国政府对陈霞芬恶意起诉、错误逮捕。陈霞芬以她的坚韧和果敢继续顽强前行。(来源:陈霞芬法律维权基金会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