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伴的另类孙子

Posted By on February 24, 2019

邹少男

 

老伴的另类孙子

 

我和老伴俩以往都不喜欢侍弄花鸟鹅狗。我至今没变,但在孙辈们上学后,老伴开始变了。

老伴的另类孙子

外孙女闹着要妈妈买小狗,全家商议多数不同意。我和老伴都提醒说养狗事很多,声明我俩可不管狗的事。最终一只黑白相间的小花狗还是买回来,外孙女自己管了几天后就招架不住了,老伴只好来救场。她每天一两次步行20分钟到女儿家去遛狗、拾狗粪、喂狗、清理狗窝。谁知在这过程中她与小狗的感情竞日渐加深,主动包揽给小狗洗澡,还经常给小狗单煮蛋或与小狗分享自己的那份鸡蛋。我说:“看你这劲头比侍弄小时候的女儿还上心,你是要把小狗当孙子养啊?”对这不太恭维的话,老伴反倒挺受用的。女儿全家外出旅行,小狗像一条绳索,拴住了老伴,我也被连带限制了自由。有时候我还得硬着头皮替她去为小狗服务,小狗一见我放它出笼,高兴的一下子扑上来,要舔我的手和脸,我立即拉起脸来说:“离我远点!我可不像姥姥一样宠你!”这家伙够聪明的,一看我不给好脸,马上收敛,不敢耍娇,乖乖的让我上套牵走。完成这一程序浪费了我一个小时的宝贵时间。

老伴的另类孙子

老伴对光顾我家阳台上的松鼠和小鸟,也大施慈爱之心。在阳台吊架上挂起铁丝筐,放进盛食物的盘子,招引松鼠和小鸟来享用,风雨不误。有时外出回来一进门,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松鼠两只前爪趴在阳台拉门玻璃上往屋里瞅,红色的小鸟在阳台栏杆上蹦来蹦去,这都是要吃的来啦。老伴立马给它们拿来吃的,招呼着:“哎呀,饿坏了吧,快吃吧!”,松鼠见人来,只退到两米外,小红鸟儿飞到傍边的树上。等老伴一转身,松鼠一下蹿到筐里大快朵颐,小红鸟也不客气,立刻扑下来抢食。老伴在拉门里瞅着这些小动物的吃相,那满足感,幸福感真切的写在脸上,这副面孔我不陌生,和她看着孙辈们大口吞食美味时的神态没有区别。

老伴的另类孙子

有一天老伴在我电脑旁边放一小盆花,说你写累了,看看花放松一下吧。我说:“不要,挡害,拿走吧。”。不知不觉,她在阳光充足的阳台拉门前摆了一片花盆,忙着浇水、换土,还楼上楼下搬来倒去。我说:“你不嫌累吗?从审美角度看,一个房间摆一盆花比摆两盆受看,这叫一支独秀,多了杂乱,反倒不美。再说堆放在这里进出不方便,少养几盆吧。”我这话等于白说。我的电脑安放在阳台拉门旁边一组厨房橱柜台面上,老伴经常在我的背后捣鼓那些花,有时影响到我写东西,就心烦的说:“你怎么把花也当成了孙子养啦,这么痴心、下功夫?”她却说:“咱俩一样啊!你一有空就敲电脑、抱着IPad 不放,还定期去跟水里的那些鱼零距离接触(指钓鱼),不也挺痴心,挺下功夫吗?”

老伴的另类孙子

啊?一想还真是一语中的!我顿时醒悟:是啊,人老了能痴心于干自己喜欢的事,这是好事啊。

老伴的另类孙子

2018.12.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