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专栏:只希望孩子可以摆脱我的身份

Posted By on March 5, 2019

编者按:每一个离开孩子的母亲都有她的无奈。今天的讲述者小谷是一位留守儿童的母亲,今年36岁,来自江西,现在广东东莞打工。2004年在她的儿子才四个月大的时候,公公婆婆就催她回广东打工,十几年来,她多想和孩子在一起,几经周折却始终摆脱不了分离的命运。这到底是因为什么?详见下文。

 

只希望孩子可以摆脱我的身份

作者:小谷 编辑:爱心志愿者

1.见不到孩子是一种煎熬

2004年,在回广东的那天,婆婆抱着我儿子,喂他吃米糊,他吃着吃着就睡着了。于是婆婆说,“好了,你们可以走了。”我不想走,但也没办法,我亲了亲儿子,提着东西就走了。

初到东莞石龙镇上班,非常煎熬,我天天都想回家,每天打电话回家。端午节,我实在太想孩子了,于是去找老板娘说要辞工。她说:“你要是真的很想,就回家看一下,但还是要回来上班赚钱的,你要有钱给小孩买吃的,他才会长大。批你半个月假,回去看一下吧。”

我回去了,刚到家门口的时候,八个月大的儿子在蹬玩具车。他看到我时,开心得不得了,不是因为我是他妈妈,而是终于来了一个人陪他玩。平时奶奶要做饭,爷爷要做事,没人理他。

在家待了半个月,公公婆婆就念叨,“你不回去上班,人家就找别人了。”然后我又上了回广东的火车,上车前我心里多希望那趟车永远不要开。

 

1 留守儿童们

2.辞工回家陪孩子

过年回家,儿子晚上不愿意跟我睡觉,天一黑,他就黏着奶奶,很没有安全感,觉得奶奶是他最亲的人。

在儿子两三岁的时候,我还在东莞上班。虽然每天这样上班也是为了小孩好,但我觉得,如果我跟他不亲近的话,让他没有安全感,那我的生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所以我选择了辞工。

我在家带儿子一直带到了过年,那时候我每天骑个自行车,后面绑一个篮子,带他出去玩。没过多久,儿子晚上就愿意跟我一起睡觉了,也不怎么黏着爷爷奶奶了。

婆婆有一次旁敲侧击地说,“你看那个谁谁谁家的房子搞得好漂亮,什么时候给你儿子也弄一个。”意思就是叫我出去打工。

2 孩子喜欢的轮滑鞋

3.对不起儿子,妈妈欺骗了你

跟儿子在一起待了三四个月,我们变得很亲近,他看到我收拾东西,自然而然地也拿了一个小包收拾自己喜欢穿的衣服,跟我的包放在一起。

婆婆怕我等会走的时候他会哭闹,就哄他说,“来,我带你去一个很好玩的地方。”他拉着奶奶的手,又转过头来跟我说,“我等下就回来,你要等我跟你一起去噢。”当时我心里真的很难过,趁他跟奶奶走了之后,我还是去坐火车了。

小孩是有记忆的,这之后,我打电话回家叫他接,他都不接,这让我一直很内疚。

儿子上学之后,每到暑假我就把他接过来。在这边他看到别人穿滑轮鞋,很羡慕,我就答应他,发工资了给他买。结果那一次是他爸爸先发工资,他就叫爸爸买了。

后来我带他到广场的专卖店,“你看,我准备带你来这里买的,这里还有教练教你滑。”他说,“我以为你不想给我买。”我问他,“我骗过你吗?”他不说话了,那意思是,你肯定骗过我啊,只是你自己不记得而已。

现在我跟他说过的话,都尽量做到,不要让他觉得我在骗他。

3 公立学校的门槛,使得一批孩子只能在家乡读书

4.希望可以做孩子的朋友

儿子现在上初一,五月份时,我应老师的邀请,回老家给他开家长会,本想给孩子一个惊喜。

学校每次开家长会前都会让孩子写一封给家长的信,贴在自己的座位上。儿子不知道我会回来,所以这封信是写给爷爷的,我看到这么一句话——“爷爷,我从小就是个留守儿童,是你和奶奶照顾我长大的”,我一下子眼泪没控制住。

我还是从一些少年犯罪案里知道“留守儿童”这个词的,这些少年往往缺少父母的陪伴和引导,心理相对来说没有那么健康,所以我从那个时候开始,会尽量多陪孩子。

我们这种底层人出来打工,就是为了尽量让自己的小孩可以过得比自己好。不能陪在小孩子身边是父母的遗憾,可是我发现了我身边很多父母察觉不到这种遗憾,他们觉得满足了小孩物质方面的需求,就不用过多去关心心理方面了。

5.我只想让孩子开心

每一年的暑假我们都会把孩子接过来,但2016年那次,他跟我说,“妈妈,今年暑假我不想去。”他说,“在那边跟你一起玩的时候很开心,可是暑假结束我就要回家,其实我心里很难过的,我不想经历那种感觉,我就不去了好不好?”

他不来,我也不想白白地丢掉跟他相处的机会,我直接辞工陪他玩了一个暑假,他很开心。我心想,如果我走了他又会不开心,那我不如不走了,在家陪他。

那段时间我在县城里面的节能灯厂找了个工作,我对他说,“你好好地去读书,你下次放假回来,妈妈还会在家里不会走的”,他听了之后特别高兴。

他们学校两个礼拜放一次假,我隔三差五就去给他买点水果,买件衣服。我让儿子放假了在家里等我下班,我骑电瓶车回家,他只要一看到电瓶车灯转过来了,确定是回我家的,立马就冲下来给我开门,“妈妈,你回来啦!”。

6.还是得出来打工

但是县城的工资太低,我第一个月拿了1800,低到我有点受不了。而在东莞,2016年每个月拿3500到4000应该是可以的,还包吃包住。

在老家工作了半年,实在坚持不下去了,我决定和儿子谈一谈。最终儿子也理解了,同意我回去打工。其实,这就是我的矛盾点,我舍不得放下他,可是在家我也不甘心。我也尝试过把他带到东莞来读书,但是东莞公立学校的入学门槛太高,我们根本达不到入学条件;而私立学校又不讲究教学方法,孩子读了一段时间,适应不了,还是把他送回去了。

我已经摆脱不了社会底层的身份了,但我希望我的小孩不要这样。将来不要说读个多好的大学,但至少要读一个大学,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将来他有了家庭,他们自己的小孩也可以带在身边,不要再像我这样,想把小孩子带在身边,但是没有那个条件。

后记:

爱心基金会衷心感谢来自美、中两国爱心人士与志愿者的无私捐助和奉献支持。爱心基金会享有美国联邦政府501(c)(3)免税和美国联邦政府联合捐款(CFC # 10769)待遇,如您有意支持中国农村的爱心助学和健康教育,中美文化交流及生态环保、可持续发展项目等,爱心基金会将全力助您达成心愿。

如欲了解爱心基金会,请浏览爱心网页: www.aixinfund.org

如欲联系爱心基金会,可Email: aixinfund@gmail.com

或Tel: (202)-321-8558, (301)-309-9421, or (301)-529-9419。

您的善款支票可寄往: AiXin Foundation, Inc.,

13621Valley Oak Circle,

Rockville, MD 20850

照片转自视觉中国:

1.留守儿童们

2.孩子喜欢的轮滑鞋

3.公立学校的门槛,使得一批孩子只能在家乡读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