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十年华在希望 中华太极伴我行

Posted By on March 13, 2019

希望西城太极班教师 岳其静

李德印先生在西城授拳

我和希望中文学校的缘分是从1995年开始的。 那时还住在马里兰,每个星期天带着六岁的儿子去Rockville的希望中文学校。1996年我们准备搬家到北维,正发愁以后上中文学校就远了。这时听姚远说,他准备要在北维州费郡开一个希望中文学校的分校,我们太高兴!96年9月一开学,我们就到了Fairfax高中的希望中文学校北维校区,开始了我们在希望中文学校维州的生涯。那时希望中文学校北维校区很小,只有不到一百个学生。一个偶然的机会我成了中文代课老师。四个月后中文老师找到了,而我也就正式下了海,在咱们老校长姚远的游说下成为了希望北维校区的教务长。我和姚远,王阳,周莹莹等一起为新学校忙了起来。我的任务之一就是多方联络为中文学校招募老师。那个时候,中国人还比较少中文老师也不容易找,合格的中文老师就更难找了,我和程京林老师, 丁莹老师就是那个时候认识的。

太极中级班太极扇

从理事会退下来以后,我就在想我可以为学校做些什么呢?那时候除了郑小琴的舞蹈班以外就没有什么家长的课。智能手机还没有问世,笔记本电脑也是奢饰品。我看到家长们在等候孩子的时候,只能够坐在走廊里看看报纸聊聊天或者去买菜。当时我就想,如果我们用这个时间来锻炼身体多好呢?我自二十一岁开始学拳,但八六年来美国后读书,生儿育女,工作,也就放下了练习。直到1995年女儿出生后有一天惊觉胳膊腿都不再强健有力,柔韧性一点儿也没有了,才又努力开始重新拾起来。太极拳对身心健康的益处良多. 尤其对下肢力量, 平衡感, 谐调性, 免疫系统, 神经系统, 循环系统的改善. 循徐渐进持之以衡是得益的不二法门。自思能于繁忙的工作家务压力下保持良好的身心健康状态太极拳功不可没,于是向家长们推销串通起来开始练习太极拳。后来在主持家长活动的理事周莹莹的帮助下正式成立了太极拳班。北维校区的太极拳班从1998年开始到2006年,大多数时间我们没有教室都是在走廊里上课。但是别小看了这样的班,那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包括后来赫城校区的校长庄隄和我们西城校区的校长胡国荣,数学及摄影精英庄盺,都曾经是我在维州太极拳班的学生。所以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上了太极拳课才成了校长,还是有校长精英资质的他们能够领悟太极的奥妙而喜欢太极拳。2006年西城校区成立,我和许多老师一起来到了新学校。新校区人气旺地方大,太极班有了宽敞的练习场地。开办了初级班,中级班,为了帮助爷爷奶奶们健身我们还义务开办了老年太极课。

老年班易筋经

学习太极拳的朋友们大多看过李德印先生讲解的VCD. 李先生曾任中国武术队太极拳教练,先后参加了48式太极拳,42式太极拳竞赛套路,太极剑竞赛套路等国家规定教材的编写,审定。他主编的太极功夫扇曾在北京申奥活动中由2008人在天安门广场演练。他主讲的诸多太极拳套路VCD详细易懂,深受广大太极拳爱好者的喜爱。在时任校长胡国荣及吕章的支持下,我们有幸两次邀请到李德印先生和方弥寿老师于2007年6月17日和2010年9月19日在希望中文学校西城校区讲演并示范指导。 2007年那次正值西城校区成立一周年庆祝日,李德印先生和方弥寿老师在为大家讲完课后还专门指导了我们太极班的太极功夫扇,并兴致勃勃地观看了庆祝活动的表演包括我们太极班的太极功夫扇。2010年那次有来自马州和维州的数十位太极拳爱好者参加。李先生先讲解了太极拳的历史和现状, 练习方法要领. 他强调练习要根据各人情况选择, 适合自己情况的练习方法不必贪多但持之以衡。然后在李先生和方老师带领下大家练习了杨式太极拳的基本动作。李先生 和方老师演示了这些动作的要领及攻防含义。讲解深入浅出,风趣生动,指导细致具体,中外老中青的学生们兴致勃勃,专心致志, 受益非浅。

我不是专业学武术太极的,只是一个爱好武术和太极的中文学校学生家长。二十年教授太极的过程也促使我自己不断进修提高以更好地带领大家练习。2002年我加入峨眉武术学院,在吕小林老师的指导下训练,一步一步前行。2011年参加第一届国际健身气功教练员培训班及第四届国际健身气功比赛。2013年参加都江堰世界太极精英赛, 2017年参加峨眉山第七届世界传统武术锦标赛杨氏太极拳剑比赛,2018年入选美国太极代表队参加保加利亚第三届世界太极锦标赛并都取得了好成绩。在提高太极水平的同时,也向吕老师学到了不少教学方法。这些经历使我在太极教学上逐步成长起来。

转眼二十年过去了,希望迎来了二十五周年的庆典,盘点我们的太极课,曾经和正在教授了24式太极拳,48式太极拳,42式太极拳竞赛套路,32式太极剑,杨氏40式太极拳竞赛套路,杨氏传统108式太极拳, 太极功夫扇,八段锦,易筋经,五禽戏。 二百余人曾经和正在希望中文学校和我一起练太极。学生周宇勤学勤练成为了老师和我一起义务教授西城老年太极班。一年一年过去了。家长们随着孩子们从中文学校毕业,有的不再来了但仍然练习太极,也有的一直还在我的太极班里 。元老级的庄盺和夏福祥都在中文学校有了十几年的拳龄。爷爷奶奶们从七十几练到了八十几, 依然不缀。而且在武术太极班里,我们看到了不同肤色的学员。太极,作为中华武术健身文化的一部分,已经成为了我们希望校园中一道亮丽的风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