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心专栏:“一诺”和“一土”:探寻教育的水下冰山

Posted By on March 26, 2019

编者按:清华大学学霸、UCLA博士,前麦肯锡全球董事合伙人、世界经济论坛2016年青年领袖、盖茨基金中国代表……她,就是2016年创办了一土学校的李一诺。作为创新教育的先行者,李一诺认为未来的教育应更加关注冰山下面的东西,即人的好奇心、坚韧,以及最底层的自我认知。教育应该是去围墙化的,让学生接触真实的社会,让社会更多的资源进入学校。就让我们走近不一样的“一诺”和“一土”。

“一诺”和“一土”:探寻教育的水下冰山

转载自:中国教育智库网 编辑:爱心志愿者

李一诺说一土学校就是“一群非常土的人”创办的“一所非常土的学校”。“土”是希望回归教育本真,也寓意着好的教育土壤,让带着自己的DNA和潜力的孩子能生根发芽,成长为茁壮的大树。

创办初衷——做根植中国、拥抱世界的国际教育

作为职场人,李一诺曾看到了中国教育的产出,但也发现基础教育与社会真实需求之间的鸿沟。很多年轻人到30岁时,对职业选择、对人生选择仍有很多迷茫。所以,在中国不断崛起的时代,李一诺希望“我们中国的孩子成为领导者,内心充盈,知道自己是谁,想要什么,能做什么。”

李一诺接受智库网采访

在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很多人都推崇国际教育。她也曾想送自己的孩子读国际学校。仔细想想,她认为这很可悲——作为五千年的文明古国,如果一线城市的精英父母都想将孩子送出国,肯定有什么事情是有问题的。在美国做麦肯锡全球合伙人时,整个麦肯锡北美的600位合伙人只有两位在大陆受了本科教育,而印度人是100,占合伙人团队的15%,这使她震惊。后来到盖茨基金会,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研究分地种菜的孩子们

这些见闻让李一诺思考:“中国已经有世界上最大的学英语的人口,但离在大的舞台上拥有一席之地还有很长距离。我们崇尚国际教育,但在国际舞台上我们又是缺失的状态,国际教育到底是为了什么?在培养什么?三岁学英语,能去国外读书,但当他们走向社会,能否在社会上有一席之地?真正的文化根基在哪里?‘Truly Chinese,truly global’,希望教育能根植中国,拥抱世界。”

基于以上经历和思考,李一诺希望一土的孩子“是内心充盈的人”,“能够接受根植中国,拥抱世界的教育。”

教育理念——全社会共同培养孩子

走向线下的家长培训

教育是社会问题,所以学校不应该是围墙里的学校。李一诺认为将学校圈在围墙里最终会造成家长和学校之间表面和谐,实际对立的关系。好的教育意味着所有人是同路人,老师、孩子、家长朝着同一个方向前进。如何让家长和学校真诚地在一起而不是表面上的融洽?一土学校开发了网上家长学校,现已有近7000名家长。

学校不应成为堡垒和孤岛。要建立以学生为中心的课堂,以教师为中心的学校,以学校为中心的社区。让学校成为社会的中心,全社会共同抚养培养我们的孩子,因为他们是国家和社会的希望。

教育主张——个性化,保护和激发孩子的内驱力

一土学校主张进行个性化教育,保护和激发孩子的内驱力。作为曾经的学霸,她坦言自己没太多补习最终学得还不错的原因是——“我想学”,“有正确方法”和“有资源”。

这其中最难解决的是“我想学”。很多人不是为了自己在学习,而是为了家长,为了考证,或者为了就业。要解决这个难题,在实践上可以从两个方面入手:

一是让孩子认识自我。对于小学生,可以从认识自己的情绪开始。比如,一土学校每天都有晨会,孩子选择代表自己情绪颜色的卡片:绿色代表高兴,红色代表生气,蓝色代表忧伤,黄色代表比较慢或困乱。在这个过程中,使孩子认知和表达自己的情绪,明白生气、沮丧、高兴这几个情绪没有高下之分,不一定每天都要很高兴。

二是使学习这件事更贴近学生。比如语文课有课程标准,但如何教是有学问的。一土学校的教师问学生为什么要学语文,学生说“想认识地铁站”,“想看爸爸手机”,“读更多故事书”,“想写信”,学生说出来后就变成自己的目标。老师画了一棵树,上面有很多的果:阅读果、写作果、沟通果等。学生如果想要某个果实,就将自己名字写在上面。这棵树挂在教室,学生每天都可以看到。这会培养学生的习惯,认识到学习是自己的事情。

当孩子对学习是出于一种好奇,是出于自己的一种需要,学习就有了内驱力。需要从何而来呢?

一土学校的做法很简单。教师让学生每天制定目标,只有一个要求——是学生自己的目标,而不是父母的目标,比如:可以是中午把饭吃完。只要目标达到,教师就会奖励学生豆子。集齐100个豆子,可以换一杯豆浆,感觉目标的实现。一土时空APP,可以记录学生表现,可供家长看到。

学习模式——项目制让学生爱上学习

李一诺认为,教育很重要的产出是孩子要会做人,会做事,这些品质从孩子小时候就可以培养。项目制学习很大程度上可以做到这一点。

一土学校的孩子年龄小,他们做的都是真实的小项目。有个项目曾持续了一学期,每天下午两个小时,学生们种蔬菜种子,守护种子成长,蔬菜成熟后卖菜,用蔬菜做沙拉,开餐馆,算账目……最后,让不到六岁的孩子开餐馆,卖自己做的东西。按老师要求,学生们提前观察到:好的餐馆“服务员很礼貌,面带微笑”,“服务员穿制服,服务态度好”,“有背景音乐”。于是,孩子们在自己开的小餐馆里也设置了背景音乐,还有孩子在桌上摆了“花”(一个杯子,里面放了几根草)。孩子们在开餐馆的过程中,学到了很多东西。写菜单,学习语文;算账,学习数学;设置音乐,学到音乐剪辑;以及团队协作等。

项目制让学生真正爱上学习这件事,非常乐意来学校,“即使发烧了,也还是愿意来学校。”

一土学校的创新之举,为回归教育的本真开创了一条新途径。

后记:
爱心基金会衷心感谢来自美、中两国爱心人士与志愿者的无私捐助和奉献支持。爱心基金会享有美国联邦政府501(c)(3)免税待遇和美国联邦政府联合捐款(CFC # 10769),如您有意支持中国农村的爱心助学和健康教育,中美文化交流及生态环保、可持续发展项目等,爱心基金会将全力助您达成心愿。
如欲了解爱心基金会,请浏览爱心网页: www.aixinfund.org
如欲联系爱心基金会,可Email: aixinfund@gmail.com
或Tel: (202)-321-8558, (301)-309-9421, or (301)-529-9419,
您的善款支票可寄往:AiXin Foundation, Inc.,

13621Valley Oak Circle,

Rockville, MD 2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