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居老人

Posted By on April 11, 2019

金大侠

独居老人

同事伊莉萨白几周前在家中跌倒,请了一周病假,现在每天划个小型的扶车(左脚半蹲在扶车上)来上班,还自嘲:「走得更快了」。七年前她也曾跌倒,右手绑着绷带来上班,还嘻嘻哈哈的,结果右手还没完全好时,又再次跌倒了,左手也绑了绷带,所以那时候,她曾经两手同时绑着绷带来上班,苦呀,也只有苦笑了。这回摔了脚,有同事劝她:「走慢一点,别两脚都得半蹲在扶车上了」。

伊莉萨白已六十余岁,一人住在自己的老房子内,是独居老人。

独居老人

无独有偶,上周五(4/5)收到洪越碧博士的女儿的电子邮件:「我的妈妈前些日子在家中跌倒,在DC的Sibley医院开刀、住院、治疗、康复中⋯⋯。」老友洪越碧曾经担任华府书友会会长、台大早期校友会华府重聚的召集人,也已八十多岁了,她家的东西多又杂,又有楼梯,对于老化又独居的人来说,危险性颇高,希望她能够早日康复,尽速找到一个同住的看护。

独居老人

周日(4/7)早上我与书友会的前会长黄秉骥、李海仑开一辆新车去医院(B栋大楼、649室)探望洪博士。她跌倒已住院三天,左肩、左脚踝都受了伤,左臀部关节打了三根钢钉,除了行动不便之外,一切良好,她尤其精神奕奕,精力充沛,声音宏亮,谈兴极浓。他很高兴看到我们三人及书友会、台大各期校友会送的兰花、卡片。谈兴极浓、谈话热络外,他也爆了不少「秘闻」(她很可能太久没有畅所欲言啦),例如,尼克松总统曾经帮助她由越南到台大念书(改变了她的一生了),她早年在美国大学申请教职、绿卡的种种旧事,海外华人移民专家王赓武教授的硏究⋯⋯。她午餐点了南美食物的小夹饼,内含干酪、虾仁,很好吃,她还分给我们三人一同享用,人多,热闹,食物也格外好吃。她喝着牛奶说,这可以补充钙质,我回着说,我都不喝牛奶,都是自己炖大骨头汤,吸大骨髓,练习金鸡独立。黄秉骥提到,他近期将去法国巴黎参展书法艺术,洪博士立即介绍了法国巴黎极其有名的越南牛肉河粉及大骨汤,李海仑也分享德州休斯敦的金大碗骨头汤(Cafe Yummy),三人纷纷怂恿金大侠也在华府开家金大碗大骨头汤,增加老人骨质硬度,比牛奶还有效,餐厅肯定高朋满座、食客满门。

随后,洪博士将搬到Sibley医院的复健大楼,她的精神状态极佳,信心满满,复健治疗肯定顺利又迅速。复健出院后,她或许会找一位同住的看护,也可能会搬到纽约与女儿、女婿、孙子(亮亮)同住。

由于春光明媚、春风满面,又有李海仑租来的不需要钥匙的Nissan新车,不给它大开、特开华府市区,真会对不起老天,对不起新车,对不起海仑,对不起樱花,所以我们随性地开车到K街的重庆楼吃午餐、DC看樱花(人太多,车子开不进去而折返)、乔治敦电影大法师拍片的75层阶梯(上下阶梯运动呀)、马里兰州Kenwood看樱花盛开(人潮、房子、野餐、小孩卖柠檬水),真是美好的一天。

大侠杂思随想⋯⋯独居老人,因老化又独居,是挺危险的。真的找到一位同住的看护,也只是将危险因素降低一些而已,房子内部该做的改变,还是得做,例如,该丢的就丢(早丢、玩丢都是要丢的呀,不如自己将它们处理、丢弃);该变的就该变,例如,跨入式的浴室宜改为走入式的浴室,以减少因需要单脚跨入以致平衡感不够或滑倒而引起危险;有机会练练脚力、平衡感、金鸡独立等,也是很有帮助的;凡事量力而为、专心而为。

总之,人贵自知(有自知之明),要能服老(八十岁比不上四十岁),服老之后,心态才会改变,才会做适度的调整。

三月份我才回台北将先父留下来的公寓处理掉(终于卖了)。公寓内的东西,可带来美国的就带来美国了,其余全部丢丢丢丢丢丢丢。过不了几年,美国的东西也得开始逐步舍弃,舍了,境界也升华了。

《2019年4月10日于华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