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随笔之一——威斯康星州州府麦迪逊印象

Posted By on May 2, 2019

陈瑚容

作为威斯康星州的州府所在地,麦迪逊是个小城,但却是个美丽的小城!刚进入这个城市时,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不见黄土,满眼皆绿,绿的树绿的草坪;街道两旁郁郁葱葱,树下青草茵茵,房屋全都掩映在婆裟树影中。在儿子所在的住宅区,隔不多远就会有一个供人们活动的公园,公园内有大片草坪,草坪上会有沙坑、秋千、滑梯、单杠、篮球、足球等体育设施;时常能见到一些家长和孩子们在玩秋千或滑梯,也有年轻人在那里练习打橄榄球或足球或篮球。城内高层建筑不多,大都是三层以下的房屋。在威斯康星州立大学附近和市中心则高层建筑比较多,那里树木相对较少。可能是寸土寸金的缘故。每天下午,我会沿着车流较少的马路步行作为锻炼的方法。每次总能碰到一些和我一样锻炼的人们,他们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但从没碰见过象我一样的中国人(在旧金山湾区则总能见到)。虽然彼此都不认识,但见到总会笑着打个招呼问个好,这使人心中备感舒坦。

威斯康星州州府麦迪逊

但是麦迪逊也有一个至命的弱点,就是它的水质太差!虽然口感还可以,但矿化度太高,往往每一滴水干后就是一个白点。如果锅洗后不擦干就用,不出两天,电炉丝上就会有一层白粉!水池如果不经常擦洗,也会有一层白垢;所以我们的饮用水和做饭用水都从商店买来,这无形中增加了一笔费用。

随着天气的转冷,悉悉秋风吹来了凉凉的秋雨,风雨过后,树叶红了黄了,地上则是一片片落叶。俗话说一场秋雨一场寒,秋天的麦迪逊雨水还真不少,每隔三几天,肯定有一场雨(但儿子说往年没这么多雨),所以天气也一天一天变冷。不过,这秋雨也不惹人烦,因为它大多在天黑时下,天亮就晴了。每场雨后,就见红叶又增加了许多,路上落叶也增加一层。在北京时,就有人告诉我,10月的麦迪逊是满眼红叶,你可以尽情欣赏。所以我每天出去时,总是一边走路一边欣赏马路两旁霜叶红于二月花的美丽景色。这里的住宅之间多夹杂着一片片的树林,树木品种繁多,有灌木、各种落叶乔木,也有常年青翠的松木(松木的品种也非常多)和柏木。这里的红叶因品种不同,颜色各有差异,有深红、浅红、橙红和紫红,还有金黄、嫩黄和纯黄。红黄与翠绿互相夹杂在一起,组成一幅五彩图画,远处一望,确实很漂亮,令人忍不住要将它拍下来作为永久欣赏。

说到秋风,就会有落叶,更因为这里树多,秋天的落叶自然就多。每次风雨过后,地上肯定是厚厚一层落叶。若是在北京,每天清晨定是清洁工人清扫大街的时候。在美国,无论是旧金山还是麦迪逊,我都没有见过拿着大扫把扫地的人。也许是这边的人力资源有限,虽然能见到清洁工清洁马路,但路上的落叶并不每天扫,所以马路两旁的人行道总是有厚厚的一层落叶。要说美国的清洁工扫路并不准确,因为他们没有扫帚,而是每人身背一个大功率吹风机,对着路上的落叶和垃圾使劲吹,将它们吹到一堆,然后再装运。吹的效果其实并没有扫帚扫的效果好,吹过的马路总还是有“漏网之鱼”。不过在机械化电气化的美国,不会有专业人员愿意使用费力的大扫把了。至于住宅周围的垃圾和落叶,应该是房主们的责任。这里每个房屋周围都有不小的绿地,房主们可不会任由落叶铺满他们美丽的草坪(当然也有少数家庭是例外,厚厚的落叶完全遮住了,草坪也没人扫),我经常能见到他们或用吹风机清除落叶,或用大号竹耙耙落叶,还有改吹为吸的,在吸风机的尾部接上一个口袋,这样便于收集和清理。

10月29日是欧美国家的鬼节,又叫万圣节。南瓜是美国家庭在鬼节特有的装饰品。他们在南瓜上雕刻出怪模怪样的眼睛、鼻子、嘴巴,反正越恐怖越好,完了摆在大门口。让我们中国人不可理解的是,他们对骷髅也情有独钟,有些家庭在门口或在门上挂着一付骷髅;我还看见有一家将好几个骷髅头和一些胳膊腿埋在草地中,堆作出一付骷髅要从草地中爬出来的姿态!此外,还有的家庭门口悬挂或穿着大袍或穿着其他奇装异服的妖怪似的人形饰物。总之让我看着挺恐怖的。到了鬼节那天晚上,许多人会别出心裁给自己戴上各种恐怖的鬼面具到人群中展示。难怪世界日报登载:有一位42岁的美国妇人,10月25日晚9时左右在离家不太远的马路旁上吊自杀。挂在树上离地15英尺,路人及过路司机都以为是万圣节的饰物,第二天才被人发现报警!中国也有鬼节,是在农历七月十五,城乡的风俗也就是在这一天给亡灵烧一些纸钱表示一下哀悼。对于那些骷髅之类的非吉祥玩艺,中国家庭是避之远而又远的。这不同种族之间的差异真是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