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鲸」的威力无穷

Posted By on May 4, 2019

巫宁坤

一百五十年前,美国小说家赫曼‧麦尔维尔(Herman  Melville 一八一九年  —  一八九一年)的长篇小说《白鲸》(Moby_Dick)在伦敦和纽约出版,受到大西洋两岸书评家们的冷嘲热讽,到作者去世时已无人问津。直到二十世纪中叶,这部巨著才逐渐被公认为世界文学的经典。今年冬,美国各地举行多种活动,隆重纪念《白鲸》问世一百五十周年。

「白鲸」的威力无穷

十九世纪上半叶,美国是捕鲸大国,作为燃料的鲸油生产是主要企业之一。远洋捕鲸也是充满浪漫色彩的冒险活动。麦尔维尔二十岁开始航海生涯,先后在一艘又一艘捕鲸船上当水手,并走遍了南太平洋上诸岛,写出一部又一部富有异国风情的冒险记和小说,受到读者欢迎。而这部出类拔萃的新着的遭遇却适得其反,因而使作者的晚年生活抑郁寡欢。

那末,《白鲸》到底是怎样一部作品呢?

在捕鲸故事的层次上,《白鲸》写的是一名年近花甲的船长追捕一头硕大无朋的白鲸的战斗。艾赫布船长在一次与「白鲸」的搏斗中被咬掉一条腿,便下定决心要追捕这头海中怪兽。于是,在下一次出海时,虽然他的使命是去为船主捕杀鲸鱼获取鱼油,艾赫布却说服全体船员跟随他飘洋过海,追捕这头「白鲸」,不获元凶,誓不罢休。在茫茫大海上经年累月聚集了大量鲸鱼油之后,他仍拒绝返航,终于找到了那头「白鲸」。在他的指挥下,三十名船员,经过三天的战斗,浊浪滔天,船毁人亡,最后艾赫布也与「白鲸」同归于尽。全船只有一人死里逃生,才追叙了这个故事。

但是,不管这场追捕海中怪兽的战斗如何离奇曲折、动魄惊心,它不过提供一个雄伟壮观的舞台,在这个舞台上演出主人公灵魂受难的悲剧。艾赫布不是一名普通的船长,他是一个「不信神的、神一般的」伟大悲剧主角。他的一条腿被「白鲸」夺去固然使他感到无比的悲愤,但是他的追求并不仅是为了复仇,为了向一头「不会说话的畜生」讨还血债。

他认为他的对手不只是一条大鲸鱼,而是一个庞大的「面具」,背后隐藏着高深莫测的神秘。为了探索这个神秘,他必须不顾一切去刺穿这个面具,挑战宇宙中邪恶力量的源泉。在这个探索的过程中,天地的不仁、邪恶的祸害、人世的无常、真理的难以捉摸,如此等等,折磨着他的灵魂,日以继夜,椎心泣血。悲怆的独白倾诉他灵魂的受难,汹涌的海涛正是他灵魂受难的写照。

在和「白鲸」殊死搏斗的前夕,艾赫布回顾四十年来的海上生涯,长年漂泊天涯海角,离群索居,不禁百感交集,抚心自问﹕是什么无名的神秘力量驱使他违反自己的天性投入这场惨绝人寰的决斗?他领悟到﹕「我们在这个世界上就像起锚机一样被转来转去,命运就是那根推杆。」

那天太平洋上风和日丽,「空气清新,仿佛是从一片远方的草地上吹过来的;他们一直在安底斯山坡下什么地方制干草哩,割草的人们正在新割的干草中睡觉。睡觉?是啊,不管我们如何苦干,我们最后都得在地里睡下。睡下?是啊,并在那碧绿中腐烂。」

《白鲸》是一部无与伦比的捕鲸故事,也几乎是一部鲸类学的百科全书。作为一部震撼心灵的悲剧,《白鲸》又足可与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和《里尔王》媲美。不仅如此,深奥的哲学、神学论述和思辨俯拾皆是,既是主角悲剧性格的有机组成部份,又扩展全书的思想境界。内容如此丰富的一部奇书,当年曲高和寡,也就不足为奇了。

无独有偶,《白鲸》出版前四年,英国作家艾米莉‧勃朗特(Emily Bronte)的小说《呼啸山庄》(Wuthering Heights)也在伦敦问世,同样受到批评界的冷落,后来也逐渐进入世界文学经典之列。

                                  (网络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