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有一人是男儿:巴黎和会与顾维钧的外交生涯

Posted By on May 15, 2019

– 五月半杯论坛侧记

 

 

程岗先生在演讲中

一百年前的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中国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协约国之一,参加了在巴黎召开的和平会议,史称“巴黎和会”。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努力的挫败,引发了五四运动。然而,巴黎和会上的中国外交作为也有可圈可点之处,这便是年轻的外交官顾维钧在和会上有理、有力、有节的抗争,赢得了美英法等国元首和国际社会的尊重,也在最大程度上为国家保留了尊严。

顾维钧手迹

顾维钧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呢?五月十一日的半杯论坛,邀请半杯清茶社前社长程岗先生以巴黎和会为重点,介绍顾维钧的外交生涯和人生历程。

主讲人先扼要介绍了顾氏的生平 – 顾维钧是上海嘉定人,幼年时受父辈影响接受西式教育,从圣约翰书院毕业后赴美留学,后获哥伦比亚大学国际法学博士学位,受到国务总理唐绍仪的赏识进入政界。主讲人播放了一段央视《东方时空》栏目有关巴黎和会的电视短片,让听众大致了解了巴黎和会的背景、内容和过程,然后以幻灯片的方式着重叙述了巴黎和会的种种细节和顾维钧在巴黎和会中有胆有识的外交作为。程岗先生谈到,巴黎和会上中方派出了以外交总长陆征祥为团长的五人代表团,顾维钧排名第二,是各国代表团中最年轻的代表,年仅三十岁。顾维钧之所以被指定为出席如此重大会议的代表,是因为他不仅通晓英文,而且熟读国际法,年纪轻轻就已担任驻美国公使,还与美国总统威尔逊有私交,是中国代表的不二人选。巴黎和会召开之前,顾维钧是力主北京政府确立“联美制日”外交政策的关键人物之一。

顾维钧与第三任太太黄蕙兰

巴黎和会中国代表团的一大使命是说服西方列强,将德国在山东占领的权益归还中国,而不是转交给日本,否决日本先前提出的“二十一条”。在会上,日本代表要求以战胜国的身份接管战败国德国在中国山东的一切权益。顾维钧在会议上舌战群雄,依据国际法质疑德国和日本谋取山东的合法性,力陈中国数万劳工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作出的巨大牺牲和贡献,并强调指出,中国不能放弃孔子的诞生地山东,犹如基督徒不能放弃圣地耶路撒冷一样。他的这番发言无论在情、理、法上面都占了上风,震撼了西方代表,博得除日本外的与会代表一片掌声,连美国总统威尔逊、英国首相乔治都纷纷起立与他握手道贺。但后来出于种种利益权衡,美英法三国最终还是同意将德国在山东的权益先行转让给日本。顾维钧闻讯后,拒绝签署和会条约(即《凡尔赛和约》),勇于担当,为中国保留了最后一份尊严。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挫折的消息,经过非正式渠道(会外活动人士如梁启超、林长民等人)传回中国,囿于时空所限难免片面夸张,引发了对中国现代史产生了深远影响的五四北京学生运动。但顾维钧在巴黎和会上所表现出来的非凡胆识和杰出才能,却受到国内外的一致好评,也是他外交生涯中最引以为豪的一件事情,他也因此赢得了“民国第一外交家”的美名。

第四任太太严幼韵著有回忆录《一百零九个春天》

随后,程岗先生回顾了顾维钧的外交生涯的其他方面和人生历程。巴黎和会后,顾维钧历任北洋政府驻英公使、外交总长,及国民政府的国际联盟代表、驻法大使、驻英大使、中国出席旧金山联合国制宪大会代表团长 (代表中国第一个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 、驻美大使,后就任海牙国际法院法官、副院长,退休后定居美国,直至去世,享年九十七岁。晚年著有13卷《顾维钧回忆录》(中华书局出版),是研究中国近现代外交史的重要资料。此外,程岗先生还谈及了影响顾氏人生的四段婚姻–第一任太太张润娥是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第二任太太唐宝玥是时任国务总理唐绍仪的千金,第三任太太黄蕙兰是亚洲糖王的女儿,第四任太太严幼韵曾是上海滩的名媛,人称“爱的花”。顾维钧的每一段婚姻,源自不一样的姻缘,对他的人生产生了不同的影响。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他的第一段婚姻“主命”,第二段婚姻“主贵”,他的第三段婚姻“主富”,而最后一段婚姻“主爱”,非常贴切,也饶有趣味。

半杯清茶社会长邵立荣主持讲座

顾维钧的外交生涯和个人经历,虽然丰富多彩,但长期以来因为名列“战犯”的缘故,鲜为后人所知。程岗先生此次讲座,为听众展现了这位“民国第一外交家”的非凡风采 – 有胆有识、有理有节、不卑不亢、远见卓识、折冲樽俎,是外交世界里的真男儿!

讲座会场一角

本次半杯清茶社的讲座由社长邵立荣主持。演讲结束后,与会人士饶有兴致地就有关“五四运动”、巴黎和会等相关问题进行了热烈的交流和讨论。

(文 渔樵子 图 正心、张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