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条的劲力:阿姆斯特丹和大华府区十一家交流展

Posted By on May 30, 2019

 

Howard McCoy 和 Mary McCoy 夫妇的藤蔓立体草书

去年二月我应阿姆斯特丹视觉艺术中心(CBK)的邀请参加一个以「中西线条的邂逅」为题的展览,认识了策展人书法家陈耐持女士和几位荷兰艺术家。我深为中国书法能在欧洲开花结果而喜悦,也觉得他们一些艺术家用书法创作装置艺术和我近年的创作经历相似。当时我便提出希望他们来美京艺廊展出。经过一年多的筹备,这个题为「线的劲力:阿姆斯特丹和大华府区的十一位艺术家」终于要在六月十五日开幕了。

Ferdinand Bertholet 的拼贴

画家笔下的线条常能表现作者内在的劲力,从史前的岩画和最早文字书迹都能体会出来。中国远古的甲骨文和帛书已表现出中国书法线条的劲力。南齐的谢赫将骨法用笔作为中国绘画技法一项必备的条件。这种美学观一直照引着东方艺术的发展。

西方对用笔的重视绝对不会比中国轻。他们在书法上的严格要求是显而易见的。西方现代绘画各派中以强劲的线条见称的大不乏人,塞尚、毕加索、凡髙等都是佼佼的例子。现代艺术家如马克托比、弗兰茨克莱和罗伯特马瑟威尔甚至借用东方书法来创作抽象画。

权明源的韩文书法

在这个展览,我们邀请了五位阿姆斯特丹的艺术家。其中陈耐持是荷籍华人,在阿市居住多年,近在荷兰多个塲合用中国书法创作巨型装置艺术,大者用以公里计的纸卷写上以万计的草书,深受重视。 Mark van Praagh 也创作书法装置,但他自创不可读的字,其中字的结构和字与字的相互关系饶有趣味。 Ferdinand Bertholet 则喜用大笔挥洒,然后剪成片段,再作重新编排拼贴,或加上彩笔,作出强而有力的抽象之作。黄绣瑄用水墨和实物,融合摄影的运用,表现道佛的超脱和空无的境界。 Hannie Vonsee 则积极运用纸上的空白。她说在她的作品中,线条之间的虚无才是主角,它是千千万万可能性的泉源。

靳杰强与陈耐持在阿姆斯特丹的书法装置

大华府的艺术家有六位。 Howard McCoy 和 Mary McCoy 夫妇常利用拾来物合作,这次将展出藤蔓构成的立体草书。韩裔艺术家权明源将展出韩文书法,在他笔下韩文的符号能表现出篆隶的古朴和行草的灵动。孙文影将展出油画,她每深思良久,然后下笔迅疾,笔触强劲而富表现力。沉寛是雕塑家,但今次将展出绘画,每幅都由一块木头开始,将木的年轮或虫蚀的痕迹用铅笔发展出来,构成有趣的图象。笔者将展出书法装置和水墨画。

这个展览将展出一个两地艺术家合作的装置,由二十多个从天花板悬挂的单元组成。是一个阿姆斯特丹和大华府两地艺术交流和实践的甞试。敬请各界人士不要错过。

展期: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五日至七月十九日
开幕茶会: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五日(星期六)下午二至四时
画廊开放时间:每周二、三、五、六,中午十二时至下午五时
地址:9318 Gaither Rd., Suite 215, Gaithersburg, MD 20877

(供搞人: 靳杰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