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欧浪游(一)──转机

Posted By on June 4, 2019

金大侠

 

东南欧浪游

五月15日至26日参加了曼香团在欧洲旅游,旅游四个由前南斯拉夫独立出来的小国家:波斯尼亚(Bosnia.and.Herzegovena)、克罗地亚(Croatia)、蒙特尼哥罗(Montenegro)、斯洛文尼亚(Slovenia)。一团46人,有28人从华府出发。

~~~~~~

5/15(周三)晚上28人由华府杜乐斯机场搭乘土耳其航空公司的飞机,坐了约十小时,在土耳其伊斯坦堡转机。伊斯坦堡的国际新机场,极大,极现代,设计上,第一眼望去,像是一条眼镜蛇,头抬得高耸的一条蛇。这座机场目前仍在持续兴建扩展中,完工后将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机场──各个国家都在拼最大呀。

我们的飞机飞得快,早到了,机场转机时间颇长,约三小时多。不少团员见到机场内新颖的购物环境、高档的商店圏,眼睛齐亮,精神一振,顿时长程旅行的疲劳也消失殆尽,纷纷驻足流连、拍照留念。我们的转机处倒底在哪一个登机门呢?大屏幕上一直没有显示,大非兄问了不少工作人员,终于问出,应该是在D14门登机,少数团员就先行荡到D14登机门。多人试图上机场的免费WiFi,都连不上,我请某一店家的员工帮忙(因为网站上大多是土耳其文),一男一女很热心的帮我,近十分钟,都不成功,IGA/Guest看起来是连上,实际上是没有。唉!

东南欧浪游

只有冉铁连得上WiFi上得了网络,怎么连上的,他也不知道,是手机自动帮他连上的,实在太聪明、太方便了。他用的是什么手机呢?华为手机。这真是华为手机最好的宣传广告,华为,华为,中华有为,有为中华!

团长刘曼香出发前多次提醒我们,欧洲没有白喝的水,欧洲没有白如的厕,欧洲旅游喝水、给水都要贡献银两的。但,至少,这机场新型高雅的厕所是免费使用的,赶紧利用。

原来在D14等待登机,随后航空公司服务人员告知,换到D6了。反正D14回到D6也不远,等着转机的人们立即走向D6,继续等待。后来又被告知,飞机要延迟起飞,延个40分钟,由19:20延至20:00。曼香团长是由加州赶来,她的的飞机也延误了⋯⋯难道飞机延飞是要等她这位VIP?我们笑着说、笑着等。我也帮忙点名,40位团员全到齐,就等团长。随后,他们的飞机也抵达,终于见到团长伉俪了,嘘寒问暖后,要事先办,先行收齐全程旅游小费每人$132元。

飞机要开1小时55分钟才会到第一天的目的地──波斯尼亚的首都萨拉热窝(Sarajevo),到了旅馆很可能也没东西吃了,机上的食物也不吸引人[注一],不少团员纷纷去买食物、买晚餐,郭安吃着一份土耳其餐,引人垂涎。我拉着大非兄去D1处的汉堡王(Burger King),有几位团员正站着吃,享受汉堡,大非兄决定不吃而回到D6处。我就耐心排队等餐,服务人员的动作实在慢呀,快,快,快,不是快餐吗?我与收银小姐打屁,现在几点了?她回:7:30。你们动作很慢耶!她再回:不急,不急!约10分钟后我终于拿到我的1号餐点,拎着疾奔D6处。

噫──团员呢?D6处的候机乘客呢?怎么空空如也?大伙立即登机了?登机效率怎么突然拔高了?我立即亮出护照、机票,几位服务人员也叫我快、快、快。我快步走向登机步道,见到一条蓝线阻止人前进,禁止登机了吗?我半蹲钻过蓝线,直奔飞机入口,飞机内竟然静悄悄一个人也没有呀!人呢?所有人呢?都被外星人劫持了吗?需要我去拯救吗?我立即回头到入口处问服务人员,服务人员回,不要穿越蓝色线,从蓝线右边走楼梯下去,去坐巴士,巴士正在等我。我立即飞奔下去搭巴士,巴士上只有一名乘客与一名司机,乘客正与司机抱怨,司机倒是笑嘻嘻地、慢吞吞地,看着我的iPad,想要我送给他,还跟我闲话家常,试着说了几个中文字,我只听得懂「你好」,呵呵。要开多久到呀?他说,一分钟,飞机不会抛下你的。巴士东弯西转,一分钟余,也终于到了。我拾级而上,登机,穿过空无一人的商务舱,到了我们的经济舱区,42团员一起为我鼓掌欢呼,⋯⋯欢迎我拎着汉堡王的1号餐点赶来了。

汉堡王的汉堡从来没有这么好吃过。

《2019年5月27日于华府》

[注一]:华府飞来伊斯坦堡,我感觉飞机上的食物有些问题,让我肚子痛了十分钟、冷汗冒了三分钟。因坐在靠窗的座位,我强忍着,没去上厕所,竟然都忍过了,最后也没事。问了大非兄,他牛饮牛食,一切正常,他的肚子肯定比我强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