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记游 (一)

Posted By on June 28, 2019

益言 蔼丽

 

普希金

 

前 言

今夏的俄罗斯旅游,是一次怀旧之旅。所谓怀旧,是因为从上个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初这段时期,正是我们这辈子人青春焕发,走向人生成熟的岁月,在这段时期里,俄罗斯和苏联时代的文学、艺术,包括小说、诗歌、电影、音乐、美术以及教育、科学、技术各方面的成果,对我们的理想情操,道德观念和价值观,都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丰富了我们的精神世界,这是我们从当年的中国原生态社会环境中难于获得的。到了老年,当我们回顾往日时光,总有一个念头,就是想去访问梦幻中的国度俄罗斯,她,曾经给予我们好多美好的东西。

普希金故居

寻访普希金

6月6日当地时间下午4时,我们的班机降落在莫斯科Sheremetyevo机场上,据说莫斯科有5个机场,这是它的国际机场。当我们进入旅客大厅时,在最显眼的地方,一尊铜像进入我们的视野,这是我们初来乍到的第一个印象,普希金,我们熟悉的形象。导游告诉我们,这个国际机场是以普希金命名的,它自然会给外国人一个亲近感,知道自己已经来到俄罗斯了。

故居附近的《白房子》餐厅

俄罗斯人认为,普希金就是俄罗斯文化艺术的象征。他是俄罗斯19世纪浪漫主义文学的主要代表,也是现实主义文学的杰出代表,他还是现代标准俄语的创始人,在他37年的短暂生命中,他为俄罗斯和全世界贡献了很多脍灸人口的伟大作品,他的人道主义精神贯穿着一部俄国文学史,也哺育着俄罗斯的民族精神。

故居正门

俄罗斯各地耸立的普希金纪念碑,激起我们久远的回忆,朗读起200年前诗人写下的著名诗篇《纪念碑》

《纪念碑》

查良錚 译

我为自己建立了一座非人工的纪念碑,

在人們走向那儿的路径上, 青草不再生长,

它抬起那颗不肯屈服的头颅,

高耸在亚历山大的纪念石柱之上.

不, 我不会完全死亡

故居的入口处是《普希金博物馆》

--我的灵魂在遗留下的诗歌当中,

將比我的骨灰活得更久长, 和逃避了腐朽灭亡--

我將永远光荣不朽, 直到还只有一个诗人

活在這月光下的世界上.

我的名声將传遍整个伟大的俄罗斯,

它现存的一切语言, 都会讲着我的名字.

无论是骄傲的斯拉夫人的子孙, 是芬兰人,

甚至现在还是野蛮的通古斯人, 和草原上的朋友卡尔梅克人.

我所以永远能和人民亲近,

故居附近的书摊

是因为我曾用诗歌, 唤起人們善良的感情,

在我這残酷的时代, 我歌颂过自由,

并且还为那些倒下去的人门, 祈求过宽恕同情.

哦, 诗神缪斯, 听从上帝的旨意吧,

既不要畏惧侮辱, 也不要希求桂冠,

赞美和诽谤, 都心平静气地容忍,

更无须去和愚妄的人空作争论.

在莫斯科阿尔巴特大街寻访普希金

普希金和夫人冈察洛娃的铜像屹立在大街一侧。

1799年,普希金诞生在莫斯科一个贵族家庭,他的故居就在有名的阿尔巴特大街,这是一条历史悠久的大街,如今已开辟为充盈着浓厚文化气息的步行街,普希金故居和普希金博物馆坐落在大街的中段,有名的俄式餐厅《白房子》就在故居旁边,在这几座建筑物的对面,耸立着普希金和夫人冈察洛娃的铜像。

阿尔巴特大街街景

我们旅游团走过皇村贵族中学原址

皇村贵族中学档案照

皇村中学侧门街景, 影中人(左4)系本文作者之一

皇村中学邻近的教堂

教堂附近小花园的普希金铜像

在《艺术广场》告别普希金

在《艺术广场》告别普希金

在《艺术广场》告别普希金

附录:《普希金的简短一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