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人刘东北,秦腔感谢您!

Posted By on August 12, 2019

华盛顿秦腔社社长 潘启元

 

2017年7月23日,88岁的刘东北博士向华盛顿秦腔社捐赠戏服。左起:西北同乡会会长周刚,华盛顿秦腔社社长雷晓春,刘东北老师(捧匾者),刘东北老师的丈夫,华盛顿秦腔社名誉社长潘启元。摄于刘东北家中。摄影者是大华府同乡会联合会会长冯宁平,所以他未入照

 

世界需要捐助者。

捐赠者是高尚的,但其高尚的程度也分三六九等。

敦煌莫高窟,造价百千万,钱从哪里来?多赖“供养人”。供养人者,捐钱捐物修建这些佛教洞窟的善男信女也。供养人为啥愿意掏钱修窟?他/她的心思也许是:捐钱修窟,能得佛佑,祛病消灾,升官发财,像入壁画,扬名后世…… 哇!也许捐钱造窟也是一种投资呢!

放眼望去,时下许许多多的捐助者其实都有着期冀某种回报的供养人心理。别误会!我无贬低供养人之意,我敬重供养人,他们使世界更加美好。

好大一个箱!箱里是戏服。2017-7-23,刘东北老师将戏服连同戏服箱一起赠给了华盛顿秦腔社

难道就没有不求任何形式名利回报的纯粹捐赠?当然有的,自古至今都有。

有一种捐赠,不求人的回报,不求神佛福佑,因为利他人利社会利环境本来就是他/她的天性、本心、信仰,其高尚的程度超越了供养人。这样的人自然是好人了。

华盛顿秦腔社向刘东北老师赠的谢匾。不是刘老师想要,而是秦腔社想有所表示

刘东北老师就是这样的好人,她向华盛顿秦腔社捐赠戏服就是一种不求任何回报的纯粹捐赠。

刘东北博士,科学家,京剧票友,家住滨州,和华盛顿秦腔社没有任何利益关系。为玩京剧,刘老师年轻时给自己置办了许多行头。2017年7月,88岁的刘老师将自己剩余的戏服全部无偿捐赠给了华盛顿秦腔社。在此之前,2016年2月,杨亚兰老师曾将刘老师送给她的一些旦角头面捐赠给了华盛顿秦腔社。

刘东北老师赠戏服,华盛顿秦腔社也有“付出”:刘东北老师家住滨州,一来一去其实就是一整天。当时的西北同乡会会长周刚(左)、华盛顿秦腔社社长雷晓春(中)、副社长冯宁平(同乡会联合会会长)(右)以及名誉社长潘启元(照片中没有 – 他在摄影)结伴前往,这阵儿他们正在途中“加油”呢!主要领导尽数出席,捐赠仪式规格够高!应了那句话:社团领导就是提包扛箱的人民勤务员。秦腔社感谢你们!

秦腔社的领导和骨干们和她素不相识,华盛顿秦腔社为啥有缘认识刘东北老师?因为我们有一位特殊社员,她叫杨亚兰艺名杨捷,专业舞蹈家、导演,家住特拉华,兰州手拉手综合艺术团团长,丈夫是已故著名电视导演苗汀。杨亚兰老师在刘东北老师和华盛顿秦腔社之间架起了桥梁。感谢杨亚兰老师!

2016年2月的华府庙会上,刘东北老师就通过杨亚兰老师向华盛顿秦腔社赠送了一些戏曲旦角头面。前排左起:白文祥,吴琪,杨亚兰(她代表刘东北向秦腔社捐赠旦角头面),潘启元,陈斌,田养民,杨庚成;后排左起:吴艳,郎军(?),田红,李延春,王蕾的妈妈(?),唐良英(?)

收到刘老师的戏服时,曾设想有朝一日我们华盛顿秦腔社穿着刘老师赠的戏服登台演出,我们把刘老师接到华府来看演出,让她知道她的戏服物尽其用,也算是我们没有辜负她的一片心意。

最近,我们从杨亚兰老师处了解到刘东北老师夫妇将举家搬往加州,在他们的子女处度过晚年。让刘老师来华府看秦腔演出的愿望恐怕永远无法实现了。

今将刘老师增戏服的善举报道于此,作为向刘老师的特殊道别。

刘东北老师,华盛顿秦腔社感谢您!祝愿您旅途愉快!祝愿您健康、快乐、长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