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中秋夜

Posted By on September 19, 2019

金大侠

 

 

 

「周六夜月圆漫步」的宣传海报

今年的中秋节落在九月十三日星期五。十三日星期五在西方的文化中,迷信者认为是不吉利的日子,是个诸事不宜的日子。中国人可不管,这一天晚上一定要望月怀远,寄托思情,要「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大侠拎着华盛顿纪念碑

华府的中秋夜云层厚重,月儿没有穿云露脸,是因为十三日星期五嚒?诸多华人甚感遗憾,友人T是其中之一。隔天是周末,隔天晚上在华府的大广场正巧有一场「周六夜月圆漫步」(Saturday Night Full Moon Walk: National Mall Monuments & Memorials)的 活动,T是诗人,或有诗意盎然待抒发,邀了A,也将我邀了去,据说月亮会露脸赏光。尤其是那张宣传海报,那一轮又圆又大的诗意,与林肯纪念堂、华盛顿纪念碑及国会山庄同框同影,此影此景,一生能有几回见?美国人懂得月亮的诗情画意吗?他们只知道阿姆斯特朗成功登上月球吧。总之,我允诺一同开车前去寻诗了。

江国富拍摄的月亮

活动是由二战纪念碑走到杰佛逊纪念堂。我们在六点半前停了车,赶上了参与人潮的末端,尾随人龙,沿着潮汐盆池(Tidal Basin)徐行缓步,安步当车。年轻人不少,声声 嚷嚷,亚洲人不多,这儿是异乡。天甚明,云仍厚,不知今晚的月娘几时会出来?

好友结伴温馨随,期待明月高挂清风拂,再来个「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七人」,夫复求矣?夜幕低垂人声沸,坐在杰佛逊纪念堂前的台阶上,频频举目四望,就是不见嫦娥的宫阙。等等等,聊聊撩,撩理生活繁琐;盼盼盼,翘翘瞧,瞧盼皓月当空。才发觉,酒带了,杯带了,开瓶器却没有带,把酒问青天亦不可得;一缕清风,气温宜人,水波飘逸,月亮久久不现芳影。幸好,还带了两个五仁月饼,「六人」吃了两个月饼,也不至于饥肠辘辘,令我有足够的体力开车回家(我的主要功能是担任驾驶)。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今夜,这个「缺」是缺席的缺,今年的中秋节月亮在美国华府缺席了。此事古难全,人生哪有十全十美?生活岂能尽善尽美?打道回府。

友朋一同出游寻月,月亮是否寻着?这不重要,因为月亮永远不会消失。朋友作伴同游,才是重点。人有聚散苦乐、生离死别,须臾就有变化,瞬息常见无奈。

晚上十一点多,华府成大校友会的社群内江国富以摄影告知(感谢国富兄),满月终于出来了,虽是孤高旷远。我立即探头窗外,喜出望外,望着月姑娘披着一层薄纱而出。我也迅即通报T与A,感受到诗人迅速冲出门外,举杯邀朦月,对影成三人。

今年的华府中秋夜,月儿姗姗来迟。尘中见月心亦闲,况是清秋仙府间。

《2019年9月15日于华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