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滴顺风车新规:除了性别歧视,我们还要关注什么

Posted By on November 10, 2019

如果乘客乘坐滴滴顺风车发生事故,保险公司拒绝理赔,滴滴是否会承担责任?

文 | 刘文昭

下线435天后,滴滴顺风车又回来了。但运营还未开始,方案即陷入舆论漩涡——“女性晚上20点至次日5点的时间段暂不开放”的规定,被指性别歧视。有网友嘲讽,这是 “解决不了问题,就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规定被指性别歧视,滴滴不冤

喊打之声响成一片,滴滴官方连忙做出回应:已注意到关于“顺风车试运行方案限制了女性夜间出行”的反馈,目前公布的是小范围试运行方案,未来正式上线的方案将根据各方意见不断完善。

虽然滴滴表态了,但网上也有一种声音——滴滴是一家企业,有权选择自己的顾客。

企业的确有选择顾客的权利,很多商家也会有这样的提示标识:“We reserve the right to refuse service to anyone”(我们保留拒绝为任何人服务的权利)。比如,有的高档餐厅会规定,男女着装要得体,你穿着背心裤衩进去,餐厅有权拒绝为你服务。

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种“拒绝服务”(区别对待)不能是不合理的,也不能违反法律。而在现代社会,商家不能因为性别、种族、肤色、宗教等区别对待顾客,已是基本的文明准则。

中国的《宪法》也规定了男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的生活等各方面享有平等的权利。国家消除一切对妇女的歧视。

律师万淼焱认为,这份新方案没有按照《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的规定,向女性消费者提供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商品或服务。是典型的基于性别所造成的差别待遇,侵害了女性司乘人员的人格尊严,是性别歧视。

其实,规定的不合理之处,普通人也看得出来,“女性晚上出门容易出事,是不是就能规定女的晚上不能出门?否则被抢了活该?”

除了性别歧视,更该关注顺风车现在有多安全

性别歧视最吸引眼球,但我们也不该忘记当年顺风车下架,并不仅仅是因为发生了两起奸杀案,而是因为这两起案件中,顺风车暴露出诸多安全问题。

在2018年5月的空姐顺风车遇害案中,多家媒体发现,顺风车司机注册审核不严,“不要求手持本人证件拍照,也不要求提交车辆照片,行驶证可以是他人的。随机使用网络查询的姓名和身份证,后台显示通过‘实名认证’。”

而在2018年8月的乐清女乘客遇害案中,永嘉警方16时22分就接到报警,却始终未能从滴滴方面拿到司机信息。反而是17时30分许从家属处接到报警的乐清警方,在18时13分拿到了资料。

在此期间,滴滴公司15时42分就收到受害人朋友的询问,答应1小时内回复,却一直没有消息,民警询问司机车牌和联系方式也不好使。

滴滴在顺风车下线的自查中也表示,“客服处置流程仍存在很多问题,特别是没有及时处理之前的用户投诉,在安全事件上调取信息流程繁琐僵化。”

更让公众愤怒的,是顺风车充满性暗示广告和乘客评价系统。在不少人看来,这是滴滴故意为之——如此才能吸引到足够多的车主去跑收入并不丰厚的顺风车,这是在变相“鼓励”司机犯罪。

现在的新方案在安全上有不少改进:车主注册条件更严格,新增“登记在个人名下”;下线性别展示,用户头像也变为默认头像,下线长文评价功能,保护乘客隐私;原来滴滴顺风车为一键报警,现在升级为110报警……

但这些安全措施是否足够,是否有改进的空间,不仅需要网友建言献策,也需要相关部门组织专家评估和检测。毕竟,这关乎到今后每个乘车人的安全。

在过去的专题中,我们还指出,现实中的网约出租车与网约顺风车,界限并不十分明显。许多网约出租车同时也参与网约顺风车的运营,在此情况下,网约车各方参与者在运营中均存在一定的法律风险。将在网约车平台公司、保险公司、用户之间引发责任和理赔的争议。

因为网约车和顺风车性质不同,保险公司可能以改变车辆性质为由拒绝理赔。而网约车和顺风车的差异,也给平台是否承担承运人责任,打上了问号。

2017年8月,北京市海淀法院山后法庭对网约车平台给出司法建议:

“建议网约车平台在经营过程中严格区分网约出租车与网约顺风车的界限。对网约出租车参与网约顺风车运营的,网约车平台应对车主和乘客进行特别风险提示,告知乘客和车主因该车辆参与网约出租车,导致车辆使用性质改变,如在顺风车运营过程中发生事故,保险公司将拒绝理赔,网约车平台亦不承担承运人责任,以使乘客和车主对自身存在的风险有充分的了解。”

今后,如果乘客乘坐滴滴顺风车发生事故,保险公司拒绝理赔,滴滴是否会承担承运人责任?如果不会,乘客只能“成本自负”? 这也影响着每个人的乘车选择和安全,滴滴也应该给个说法。

公众也要明白,指望一家公司杜绝犯罪不现实

当年两起顺风车凶杀案,让很多人呼吁取缔滴滴。现在,也有人觉得顺风车既无法保证安全,又涉嫌性别歧视,不该让滴滴恢复业务。

其实,性别歧视并非无解。如有人建议,滴滴可以将“禁止女性8点后乘顺风车”改为“在打车前发送安全提醒”,让女性自主决定是否在8点后叫顺风车。

而至于恶性案件,它不可能被消灭,无论何时,它都会以一定的概率降临到普通人头上。

因为顺风车的安全措施再完善,也只对理智的普通人有威慑力。如果一个对生活绝望的司机和乘客因为车费或其他琐事发生口角,一怒之下失去理智,恐怕什么样的措施也无法让乘客免受伤害。

一直以来,关于传统出租车和网约车谁更安全,人们常常争执不下。2018年9月,最高法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网络约车司机每万人案发率为0.048;传统出租车司机每万人案发率为0.627。出租车的犯罪案发率是网约车的13倍。

虽然有人指出,根据交通部的说法,顺风车并不属于“网约车”,网约车司机基数大,但这至少说明,坐网约车不比坐出租车更危险。如果安全措施到位,顺风车也能很安全。

而与网约车相比,顺风车的最大优势是价格优惠。

乘客当然有权要求企业提供更完善的安全保障,但也要明白这样残酷的事实:任何措施都有成本,一家企业也没有能力预防所有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