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第一支盲人爵士乐队

Posted By on March 24, 2020

编者按:中国是世界上盲人最多的国家,约有1700万,中国每70个人当中就会有一名盲人。虽然世界给了他们黑暗,但是仍有很多人在背后默默做着他们的指路明灯,引领他们通过努力,去获得属于自己的光明。贵州盛华职业学院,是西南地区唯一招收盲人考生的高校,学校联合上海音乐学院现代器乐与打击乐系开展了教育扶贫项目——成立了盲人音乐学院,并且组建了中国第一支盲人爵士乐队。音乐张老师正是无数背后人的缩影,而这些爱音乐的学生们,学会了乐器,同时丰富了自己的精神世界。详见下文。

作者:范小山 编辑:爱心志愿者

贝斯手巴登

 

非常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认识了贝斯手巴登,一个藏族小伙子。他性格开朗喜欢唱歌,刚认识的时候不太相信他已经失明,在网上聊天跟正常人没有任何区别,后来才知道现在的手机读屏软件已经做的很好了,通过手机可以跟正常人进行交流。通过巴登,我知道了国内的第一支盲人爵士乐队,也知道国内有那么一群人正在默默的为盲人音乐事业付出。

世界给了他们黑暗,盛华给了他们光明

这支盲人爵士乐队,来自贵州盛华职业学院,是西南地区唯一招收盲人考生的高校。学校专门为盲人音乐学院建了一排木制结构的小屋,叫光明楼,里面有适合一个人单独练习的小单间,也有适合乐队排练的大房间,门口还修了一个小小的舞台。

目前学校开设的乐器专业有萨克斯、钢琴、吉他、贝斯、架子鼓,相对来说钢琴和吉他是最难的。盲人怎么学音乐?我本以为他们有什么特别的学习方法,当我知道真相后有点失望,但在失望的同时更加的佩服他们。其实他们学习的方法跟正常人差不多,老师一遍遍的讲解,他们一遍遍的练习。如果说正常人十分钟能够知道萨克斯是一个什么样的乐器的话,他们可能需要十个小时,甚至更长。

2018年,他们参加第五届上海音乐学院国际爵士音乐节,也是这支爵士乐队第一次收到正式邀请去音乐节演出,当时鼓手周英培作为乐队的发言人,用流利的英文向在场各位外籍音乐家介绍了这支爵士乐队。当聊起那次采访的时候,他笑言发挥的太差了,台下太多大师,导致他们心理压力很大,毕竟他们是才学两年的“新手”,要在这么多专业人士面前演出,很紧张的。

 

鼓手周英培

他们这批大三的学生除了学老师教的知识,还会自己去找一些课程来填充自己,然而互联网上针对盲人的音乐课程太少了,更别说涉及到爵士乐这个类别,所以他们只有选择正常人的课程,巴登告诉我在学习网络课程中最大困难就是读乐谱。每当老师在视频里说:“请大家看到乐谱xx页第x小节!” 巴登就会格外头疼,对于正常人来说可能几分钟就能看明白的知识,他常常要花4.5个小时去琢磨,即便这样有时还是搞不懂。因为看不到乐谱,有些问题解决不了,在学习的过程中常常会有挫败感。

了解这个情况后,学校安排了专业的音乐老师为他们读谱,但是也不能解决所有问题,每种乐器的乐谱又所不同,有些专业技巧老师也无法解答,为此学校定期组织他们去贵阳找专业的乐器老师答疑。从学校到贵阳有七十多公里的车程,为了他们方便,学校包车接送他们去学习。

其实这只是学校为他们做的很小一部分,当我了解到盲人音乐学院所有学生的学费全免,所有乐器都由学校出钱购买,每个月发400块钱到他们的饭卡里,寒暑假补贴1000块钱回家路费时,我感动的说不出话。

你之所以看不见黑暗,是因为有人在黑暗中替你负重前行

这所盲人音乐学院是上海音乐学院现代器乐与打击乐系和盛华职业技术学院合作的教育扶贫项目,意在让学生们享受优质的教育。

我到校的第一天,认识了他们的音乐老师张老师,张老师跟我见面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牙太疼了,有人给我送药过来了,你先坐坐!”起初我有点奇怪,牙疼应该去医院,吃药能解决问题吗?后来我才知道原因。

张老师来自上海音乐学院,八十年代获得上海古典吉他大赛的冠军,九十年代初去日本留学学习作曲,海归后在上海音乐学院做了老师。这一做就是几十年,在得知系里有了这个教育扶贫项目后,主动申请来了这里。

从2016年接手项目以来,也只在2018年春节回家了五天,其他时间都在学校。因为,在盲人的世界里,他们在明,正常人在暗,这么多年生活受过很多不公和欺骗,面对这些除了默默承受别无办法。张老师告诉我每次他要外出办事时都会先跟他们“请个假”,即便这样还是会有学生一遍一遍的问:“张老师,你什么时候走啊?”“张老师,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张老师,你是不是不回来了!”他们害怕张老师再也不回来,所以,张老师不是实在抽不出身,他都不会离开学校。

这十二个学生除了三个有基础的,剩下学生都是张老师手把手一个音一个音教出来的,从音乐理论到乐器演奏再到课程编写与音频制作,全是他一个人负责,如今这帮盲人学生每个都会两门乐器以上。张老师的付出远远不止这些,和学生一起吃饭,他给孩子们夹菜添饭,给他们倒水,把卫生纸送到每个人的手里。

第一批学生毕业时,张老师考虑他们目前的演奏水平还不够,现在出去闯太难了,特向学校申请让他们全部留校做助教,可以教教新生乐理和声乐,偶尔代表学校出去演出,提高演奏水平,让他们早日过上能够通过演奏音乐养活自己的生活。

走前我想采访一下张老师,我觉得他做着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但是被拒绝了,理由是他没觉得自己在做一件特别了不起的事,他只是在做一件老师应该做的事,不管是哪一位老师来到这里都会这么做,他只是被选中了而已。

后记:

爱心基金会衷心感谢来自美、中两国爱心人士与志愿者的无私捐助和奉献支持。爱心基金会享有美国联邦政府501(c)(3)免税和美国联邦政府联合捐款(CFC # 10769)待遇,如您有意支持中国农村的爱心助学和健康教育,中美文化交流及公益支持项目等,爱心基金会将全力助您达成心愿。

如欲了解爱心基金会,请浏览爱心网页: www.aixinfund.org

如欲联系爱心基金会,可Email: aixinfund@gmail.com

Tel: (301)-309-9421,(301)-529-9419 or (202)-321-8558。

您的善款支票可寄往: AiXin Foundation, Inc.,

13621Valley Oak Circle,

Rockville, MD 2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