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府作协第卅一回“写·阅·评·聚” (7月12日)

Posted By on July 2, 2020

为了鼓励写作阅读、磨练评论技巧、欣赏多元意见、提升写作能力,华府华文作家协会(华府作协)将于7/12(周日)举办第卅一回“写·阅·评·聚”。文章限制在六、七篇,参与人数在十五人以内,允许某些参与者不交文章、仅“阅·评·聚”,也欢迎非会员旁听,额满为止。

 

日期:7/12(周日)下午1:30~4:30

 

地点:网路相聚

 

参与资格:

 

一、华府作协会员,非会员可旁听;

 

二、必须事前以电子邮件报名;

 

三、聚会前必须阅毕所有投交的文章(文章不记名)。

 

型式:聚会时,针对每一篇文章,参与者在二分钟的时限内轮流提出个人的意见及建设性的看法;聚会时有专人计时,以掌控时间与效率。

 

报名:请电邮金大侠(chin8673@yahoo.com)。欲加入华府作协者,请与华府作协会长陈小青联络(green_sea_all@yahoo.com)。

 

上周六(6/27)的“写·阅·评·聚”有十六位文友参与,有父女档一同上线,有四人在偏远的黑堡小镇同室上线,有人早走、有人晚到,也有三位(罗、孔、安)第一次参加网上讨论,为聚会增加了变化性与无限可能。聚会中,讨论了七篇文章,篇篇精彩。〈订婚戒〉是情节引人的剧本小品。以少写多,余味无穷,令人意犹未尽。〈当房东〉描述房东的经验,文字清晰流畅、幽默风趣,内容出其不意。〈大晴天的老朋友〉是篇温馨小品,写景、抒情具佳。阴雨天的失落,不见老朋友的心情感受,或可稍加补充。〈早晨的微风〉写孤独,话诗意,淡淡的忧愁,细腻的感悟,跳跃在字里行间。“我们都是活在『世界』的监狱里,没什么事是可以自己掌控的。”有新的视角。〈疫情中的左邻右舍〉有好题目、好内容,很有技巧地串连起左邻右舍的小例子。文中有不少生动的描述,例如:“他们就头皮发麻,心提到了嗓子眼。”“孩子们不上学在家,她感觉就像每天飓风在家里刮来刮去, 搞得到处乱七八糟。”〈浪漫的代价〉是连篇小说的完结篇。很吸引人的爱情故事,浪漫足,代价稍缺(或许在别篇中)。不少生动的用词、方言,例如,“套起了近乎。”

 

佳文欣赏选了江青的近作〈于梨华–梦回青河〉,引起文友的赞赏与热议。身为作者,时常在找写作题材,由自身的生活经验找素材,也由朋友的经验分享中找灵感,何者可写?何者不该写?写或不写,是作者的两难;难怪江青曾经坦诚地跟于梨华约法三章:“妳绝对不可以在小说中写我,如果有一天妳写了,我就跟妳绝交!”有文友问,自己的写作成就建立在朋友的痛苦上,可以如此做吗?写作的道德问题、界限何在?值得每一位写作人思索、考量。

 

这回聚会也正巧撞上“写·阅·评·聚”的远游田野之旅。这黑堡(Blacksburg)小镇四天三夜(6/26~6/29)之行有五人参加,参观了维州理工大学(Virginia Polytechnic Institute and State University, Virginia Tech)、黑堡小镇、Cascade瀑布公园、天然桥(Natural Bridge)公园等地,风景秀丽,人烟稀少,新冠病毒也更少,一路上安逸祥和,各景点空气清新,是一趟成功之旅,是一趟身心灵健康之旅。参加的五个人都会写一篇旅游文章。

 

 “写·阅·评·聚”的聚会日,双数月是周六(六是双数), 单数月是周日(日、七是单数)。“写·阅·评·聚”的伙伴们,勤乐写,细品阅,中肯评,享欢聚。一般的文人相轻,“写·阅·评·聚”是文人相亲,大伙们在写作的道路上砌磋琢磨,删补修改,相持相亲,互助互学。希望每一位伙伴能细水长流地参与“写·阅·评·聚”,大伙亦师亦友,一同循序渐进地学习、改进、放空、成长。唐朝的白居易说:“凡人为文,私于自是,不忍于割截,或失于繁多,其间妍媸益又自惑,必待交友有公鉴无姑息者,讨论而削夺之,然后繁简当否,得其中矣。”正是期待文友们讨论删修文章呀!

 

写:多看、多写、多进步

 

阅:仔细阅读、“批判性”阅读

 

评:在限定时间内针对文章提出建设性的评论

 

聚:快乐和谐地聚会、互助互学

 

 

 

[空气清新的Cascade瀑布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