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深圳,1万个丁当需要你的帮助

Posted By on July 14, 2020

编者按:丁当,为供哥哥弟弟上学,16岁辍学来到深圳打工。现年32岁,经营着一家完全属于女工自己的公益机构——绿色蔷薇女工服务中心。因为疫情,绿色蔷薇面临着倒闭的危机。1万个丁当还在路上,他们需要更多人的帮助。本期专栏,让我们一起来听听丁当的故事。

 

 

作者:丁当 来源:绿色蔷薇女工服务中心

我出生在甘肃天水甘谷的一个小山上,那里四季分明,土地松软。那里的邻居们平时都开着门,要是谁家过年杀猪了,就会挨家挨户把好吃的食物分享给每一个人。这样的家乡多么好,可在我16岁那年不得已离开了它,为了供哥哥弟弟念书,为了给家里盖新房子,来到深圳开始了南下打工的生活。

 

丁当2015年参加TED演讲

  • 转机,在偶然中悄然出现

图书馆与电脑,打开心灵之门的钥匙。2005年,我进了一家电子厂。厂里有一间很大的图书馆,我被那里的书吸引了。在宿舍的走廊,借着阳台不灭的微光,我贪婪地看着《简爱》、《飘》、《平凡的世界》……有了阅读,我不再是一台机器。我说服姐姐拿出我一半的工资,报了一个电脑培训班。电脑的学习,为我打开了又一扇大门。

“工友书屋”,开启交流学习的愉悦。有一天我在工厂看到一本杂志《工友天地》,我惊讶于这里的故事和我有那么多的共鸣。一次偶然的机会,来到了我曾一度以为是婚姻介绍所的工友书屋。原来,这是一个公益组织,常常组织各种活动,工作人员都很热情,工友们也都友善。渐渐地,我成了文学小组、姐妹小组的积极成员。

 

大家一起在绿色蔷薇过年

在那里,第一次感受到我是一个人,有着不同的情绪,有着需要被关心、被爱的需求,有了离开学校后第一次思想交流学习的愉悦,这里是我在异乡的“家”。 在那里,我感受到了爱、尊重和平等。

成为书屋工作人员,有了做更多事的机会。那是2006年,我18岁。我开始去业区宣传劳动法知识,去医院探访工伤工友。我期盼能够多去学习,有更多能力做更多的事情。

这段日子也解开了我很多的迷思:为什么我的工厂里除了领导,全是女工?为什么我们10个人的姐妹小组里,就有6个人因为是女孩而被送人?为什么女孩就应该辍学把机会让给男性?……

在和姐妹们分享中,我知道了社会性别和生理性别的意义,明白了工厂喜欢女孩是因为她们好管理。在那时,女工姐妹们不论私下表达得多好,出了我们自己的小房间,进入到更大的公共空间时,还是不敢说、不敢讲,因为我们从小就不被鼓励说话,我们不被认为是有观点的。

为什么我们就不能表达自己呢?如果还像从前那样圈在房间里,没人会知道我们想要什么。我不甘心!看的书多了,参加的活动多了,我明白其实我们和男人都一样!

  • 大声说出来,当众表达自己的观点

那个在内心压抑了很久的声音告诉我,我要!2015年,我参加了TEDx Chaoyang Women—MOMENTUM(TED 朝阳女性时代、契机、动量)演讲。在那之前,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什么。我只知道,我想让更多人听见我们的声音,而不是被代言。我喜欢和公众对话,喜欢一次次不断追问后,发现自己也有观点,有感受,而不是“我不知道”。

 

朱朱在表演戏剧

于是,我萌生了要开一家女工机构的念头。我希望,建立一个女工空间,让我们可以有一个完全属于自己的空间。在那里,我们可以完全表达自己的想法和观点,可以大胆谈论性、谈论婚姻、讨论性骚扰,可以开心地喝酒跳舞、分享快乐,也可以放心地哭泣,不用担心被评判、被嘲讽。

  • 成立属于我们自己的家——绿色蔷薇

梦想成真!2015年,我和姐妹们成立了绿色蔷薇。开始时,进来的是一个个陌生人,现在坐着的都是熟悉的村里的环卫工人和做手工的姐妹们。我们一起做手工、聊天、分享各家的饭菜,分享快乐。

在这里的四年多,我看着一个个小婴儿诞生,看着一个个妈妈为了生下肚子里的女孩承受着多么大的折磨。我看着一个8岁的小女孩慢慢长成了初中的少女,说长大后也要做我们这样的工作,帮助更多的孩子。我看着曾经躲在小屋子里私下分享感受的姐妹,如今可以自如地面对镜头和记者,讲出自己的故事,清晰地表达自己的观点和想法,说出“我们想要的是什么”。现在,社区里的人都知道,我们的机构是保护妇女儿童权益的,如果男人打了老婆,会说不要告诉绿色蔷薇。小孩听到有人喊叫,也会结伴大声说,会不会是家暴,我们要去敲门。

在我打工飘泊的15年里,我终于找到了我的根——在有绿色蔷薇的社区和深圳。我爱这个社区,我爱这个“家”。

  • “家”,在风雨中飘摇

2020年,在疫情中,我们突然失去了原有的大部分资金,面临着巨大的资金断裂困境。如果机构现在不能在一个月内筹集到至少15万元资金,就会面临关门的危险。没有了家园会怎么样?我不敢想。

我怕再也见不到那位45岁的姐妹。带着孩子,接了好几份工的娇小女人。为了演反家暴的戏剧,不惜请假也要过来排练,她说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放松过。

我怕再也见不到和我相识了10多年的朱朱。用自己赚的钱也没有换到回家上学机会的她在深圳打了20年工。遇到绿色蔷薇后,在戏剧舞台上将自己真实的经历演了出来:辍学、流产、无休止的体力活。

我怕再也见不到52岁的环卫工西姐姐。来深圳20年,因为参加了我们的“两癌检查”公益活动,她平生第一次坐了地铁。在小组活动中,她终于讲述了自己遭遇家暴的故事。

我怕再也见不到50岁的万万。她喜欢写诗唱歌演戏,因为上班不让听收音机和工厂反抗。现在我们社企工作,教姐妹们缝纫技术。

 

在绿色蔷薇,人们互相友爱,友善地对待每个人。她们阳光、美丽、坚韧,是一朵朵石缝里绽放的蔷薇花,无论外界风吹雨打,依然努力地绽放着自己。

我希望能尽机构最大的能量,延续她们被看见的可能……

后记:

爱心基金会衷心感谢来自美、中两国爱心人士与志愿者的无私捐助和奉献支持。

爱心基金会享有美国联邦政府501(c)(3)免税待遇和美国联邦政府联合捐款(CFC # 10769),如您有意支持中国农村的爱心助学和健康教育,中美文化交流及生态环保、可持续发展项目等,爱心基金会将全力助您达成心愿。

如欲了解爱心基金会,请浏览爱心网页: www.aixinfund.org

如欲联系爱心基金会,可Email: aixinfund@gmail.com

或致电Tel: (301)-309-9421 / (301)-529-9419 / (202)-321-8558

您的善款支票可寄往:

AiXin Foundation, Inc.

13621 Valley Oak Circle

Rockville, MD 2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