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城中村公益图书馆对孩子们意味着什么?(上)

Posted By on August 11, 2020

编者按:上万名外来务工者和他们的孩子生活在大城市的“城中村”里。孩子们下课后,需要长时间工作的父母不能陪伴他们做作业和玩耍,城中村里的图书馆便成为孩子们童年回忆的重要场所。在孩子们眼中,家门口的这间图书馆成了他们安全的港湾、互动的空间、精神的后花园、创作的天堂、共同的家,是他们可以放心地驻足停留、学习成长、彼此依赖、获得力量的地方。

 

摘自:鸟巢阅读计划 编辑:爱心志愿者

你也许知道厦门鼓浪屿的浪漫风情,厦门大学的蕴涵沉香;然而,在这同一片蓝天下,还有一片被忽略的地方,她的名字叫做“城中村”。

 

图1:城中村的一隅

这里没有葱葱郁郁的绿化带,没有花香扑鼻的公园,没有阵阵松涛与海浪。你能望见的是紧凑密布的亲嘴楼与握手楼,密密麻麻的电线缆与广告牌,还有漂浮着油的阴暗、潮湿而又狭长的小巷。

而这里却生活了85%以上的外来务工者,还有跟随他们而来的子女们。他们常常五、六口人居住在十几平米的单间内,孩子们连写作业的地方都没有。

这些孩子们的父母为了工作早出晚归,无法在学校门口殷切地等待孩子们,无法陪伴他们的课后时光。他们在放学后只能在这些仄逼的小巷里四处穿梭游荡,或是在那十几平米的空间里等父母返家。

图2:孩子在街边的台阶写作业

厦门的天蓝蓝的,可孩子们能望见的天空总是那样的小;厦门的海清澈美丽,可孩子们居住了十多年却未曾望见她的美。他们的世界很小很小,小的只能望见城中村里的天,小的只能踩着城中村里的地。

安全的港湾

一二年级的孩子们不到四点放学了。这个时间点,他们的父母都还在上班,许多父母晚上八、九点才能回家,有时候加班甚至会到晚上12点。

这段时间里,孩子们在哪里?也许在家一个人安静地写作业,独自等待父母;或在街巷里与同伴们嬉戏打闹,玩弹珠扑克牌;或在家里面照顾年幼的弟妹……无论一个人在家,还是在街头游荡,父母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孩子们的安全隐患是显而易见的。

虽然城中村店面繁多,衣食住行一应俱全,可孩子们能去的地方却少之又少。

你会看到孩子们蹲在街上玩游戏,车辆就在他们边上来来往往;你会看到孩子们坐在庙前三三两两玩扑克牌,根本不顾及地面脏不脏;你会看到孩子们在又长又滑的小巷子里奔跑,一不小心就可能摔倒;但这些狭小又缺乏安全保障的栖息地,却成了孩子们最快乐的天地。

如果这里有一间明亮宽敞的图书馆,孩子们放学后就能在这里驻足停留,一起写作业,一起看书,一起等候着晚归的父母。这样一个家门口的图书馆,对他们而言就是最好的安全港湾。

图3:孩子们沉醉在书籍世界里

互动的空间

一位美国儿童发展专家曾说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生命中最重要的成分,即便每天只有几秒钟的互动,也很重要。因为这种互动,即便是大风吹乱我们的生活,即便使我们弯腰,但也不会使我们折断。”

持续性的陪伴与互动,对于孩子而言远比想象重要。创建一个城中村图书馆,让孩子可以在公共空间里有更多的联结与互动,更好地应对逆境里的挫折,是非常必要的。

在这样的空间里,放学后同班同学可以成群结队地写作业,一起阅读与交流,分享与探讨,孩子们的关系得以更加持续与固化。

在这样的空间里,孩子们能够获得陪伴的力量,因为他始终不是一个人。这里不仅有书籍的陪伴,馆长的陪伴,志愿者的陪伴,还有许多新朋友的陪伴。

陪伴是世间最暖的温情,安兜图书馆从2016年10月份成立以来,已经陪伴孩子们走过了九百多个日子,五千多个小时。

大部分的孩子早已把这间小小的图书馆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个家;而丁叔、小海、琴姐,老郝也成为了他们最亲密无间的朋友。

九百多个日子,丁老师可以亲切地呼唤出每一个孩子的名字,甚至可以一一的说出孩子们的家庭情况。赵良鑫小朋友说,“丁叔,我长大后,想成为你这样的人。因为你是一个善良的人,你看到垃圾会捡起来,你看到需要帮助的人主动提供帮助,你待每一个孩子就像是自己的孩子。”

2017年247场活动,2018年513场活动,2019年到5月就办了275场活动。这些活动不仅仅是知识的输出,还是一种联结,是无数时光交错而成的陪伴与守候。

因为有了图书馆,我们与孩子们之间,埋下了深厚友谊。所有的人,孩子、家长、志愿者、捐赠人、公益讲师,在这里汇聚、互动与陪伴,彼此给予快乐与温暖。

精神的后花园

涂乘浩说,”我们每天放学都是跑着来图书馆的,只是想更快一点,更快一点,这样就能多看一会儿书了。“

寒假的一天晚上,一个腼腆的小男孩问我,”这里可以每天过来吗?我的语文不是特别好,可是我很想学好。图书馆开放真的太好了,我每天都想过来看书一个小时,或许我的语文成绩就能够提高。“从此,他真的就每天都来图书馆看书了。

图书馆晚上九点关门,许多孩子们依然不舍得离开,时常继续沉浸在书的世界里。周末早上九点开馆,可还是有孩子八点多就在门口守候。

为了让孩子们多看一会儿书,早一点开馆,晚一点闭馆,已变成了馆长的日常习惯。有时候,累得不行,只能稍微在后面眯一会儿,然后继续坚持。

有时候小杰的妈妈要加班到晚上12点,他只能一个人坐车去妈妈单位里等候,或自己一个人在家,其实这种情况经常发生。那时我们就与他一起在图书馆等他妈妈下班。他需要更长久的陪伴,我们能给予的也很有限。可我们知道,图书馆对于他而言,已经是一个精神的后花园。

他时常过来写作业或看书,有时也当我们的小志愿者;有时候他会在图书馆附近徘徊,虽然没有走进来,可总是忍不住从家里走过来看一看,看一眼也好。(未完待续)

欲了解更多详情,请浏览微信公众号:鸟巢阅读计划 / 新浪微博@鸟巢计划

后记:

爱心基金会衷心感谢来自美、中两国爱心人士与志愿者的无私捐助和奉献支持。
爱心基金会享有美国联邦政府501(c)(3)免税待遇和美国联邦政府联合捐款(CFC # 10769),如您有意支持中国农村的爱心助学和健康教育,中美文化交流及生态环保、可持续发展项目等,爱心基金会将全力助您达成心愿。

如欲了解爱心基金会,请浏览爱心网页: www.aixinfund.org
如欲联系爱心基金会,可Email: aixinfund@gmail.com
或致电Tel: (301)-309-9421 / (301)-529-9419 / (202)-321-8558

您的善款支票可寄往:

AiXin Foundation, Inc.
13621 Valley Oak Circle
Rockville, MD 20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