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阅·评·聚”第卌九回会议(2月27日)

Posted By on February 16, 2021

 

为了鼓励写作阅读、磨练评论技巧、欣赏多元意见、提升写作能力,“写·阅·评·聚”将于2/27举办第卌九回聚会。允许参与者仅“阅·评·聚”,也欢迎非会员旁听,额满为止。

 

 

 

日期: 2/27(周六)下午1:30~4:30

 

地点:网路相聚

 

型式:聚会时,针对每一篇文章,参与者在二分钟内轮流提出个人的意见及建设性的看法

 

参与资格:“写·阅·评·聚”会员,非会员可旁听;聚会前必须阅毕所有的匿名文章

 

报名:请电邮金大侠(chin8673@yahoo.com)

 

 

 

“写·阅·评·聚”的宗旨有四:(一)、鼓励中文写作的兴趣;(二)、提升中文写作的技巧与水准;(三)、加强文章评论的质量与深度;(四)、促进创新及作品的思想性、文学性、艺术性。并以多元、尊重、包容、互助的方式参与每一次的聚会。“写·阅·评·聚”欢迎对华文写作有兴趣的人申请加入, 加入条件是写一篇500字以内的自我简介、加入的期许及个人的写作目标。

 

2/13虽是大年初二,仍有十人参与。负责人金庆松向大家恭贺新禧外,也感谢大家在忙碌的新年中拨冗出席。格格家中的Wi-Fi突然无法使用,仍然打电话间接与会,参与精神感人。文章评论时段由雷俊毅担任主持人与计时员,他身兼二职,游刃有余。参与者评论了四篇文章,二位文友提出了书面评论。〈黑人联盟〉描述一张有价值的历史照片,讲父女的传承,说黑人的历史。“黑人联盟”的题目太大,或可改为“黑人棒球联盟的一页”,文中对黑人贡献的描述,或可再加强些。〈竹岭下的越野赛〉一文简洁顺畅,文章中提到的人名,或可做些铺垫,“跑山”一词或可入标题。〈春晚启示录〉简短有内涵、富启示。“乱花渐欲迷人眼”可谓神来之笔。文章开头吸引人,结尾引述捷克作家伏契克的话:“善良的人们,我爱你们,可是你们要警惕啊!”醍醐灌顶。剽窃等法律问题或可补入文中;批判“做假”,力道或可加重;〈春晚启示录〉或可改为〈云端春晚的启示〉。〈残疾却杰出的四任美国总统罗斯福〉是一篇知识性、历史性的文章,内容丰富的人物报导,文章虽长,文笔流畅,极具可读性。描写经济大萧条时使用了不少经济数字,如何做最适当的量化陈述,值得探讨。

 

第二阶段文友交流时段的主题是“小说欣赏、讨论、与创作”,由金庆松主持,针对小说的组成、小说是无中生有、有中生无、有中生有等话题,与会者各抒己见。或说《老人与海》中与大鱼搏斗的情节,就是无中生有的情节;或说“有中生无”有取有舍,已臻道家境界;或说迷人的小说,开头引人吸睛,过程扣人心弦、高潮起伏、悬疑不断,结局柳暗花明、出其不意大逆转。交流中并以爱德华.摩根.佛斯特的《小说面面观:现代小说写作的艺术》为理论基础,分析安老师近期刊载于世界日报小说版的〈尼克的七只鸡〉。《小说面面观》列出故事、人物、情节、幻想、预言、图式和节奏七个分析面向。

 

故事:“身为一则故事,它唯一的价值,是激起读者想知道后续发展的兴趣。⋯⋯小说家诉求的不仅是我们的好奇心,还有理智与想像。”人物:“一个人物能否成为圆型人物,端赖其有无能耐以令人信服的方式制造惊喜⋯⋯真正的圆型人物浑身充满惊喜,能在字里行间为全书注入活力与新奇。”情节:“小说的独特之处在于,作者可以谈论他的人物,也可以透过人物来陈述己见,或者可以让我们听到人物的内心独白。⋯⋯情节也是一种事件的叙述,但其重点在于因果关系⋯⋯情节,需要理解和记性。”幻想:“⋯⋯迫使我们去适应,一种不同于艺术作品所需的适应,一种额外的适应。”图式:“图式是小说中最具美感的那一面⋯⋯图式主要源自于情节,伴随情节犹如云中的一道光,云随风散去之后,这道光依旧清晰可见。”节奏:“节奏必须在有适当间隔的情况下,靠着局部刺激才能奏效。不过节奏的效果非常巧妙,无须剪裁人物就能展现出美,而且对于小说的外在形式也不会要求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