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丹生命观与文艺创作

Posted By on September 13, 2021

2021年9月11日,马里兰州迎来了一个阳光明媚、秋高气爽的秋日。今秋秋风中星条旗在阳光下、微风中飘扬,格外引人注目。二十年弹指一挥间,今日空气里弥漫着淡淡的忧伤,今日人们在追思缅怀失去的亡灵,今日美国上下在反思过往、思考现在和未来。今日浙江大学道教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浙江大学人文学院东西方文化与管理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教授和博士生导师孔令宏博士受华府作协邀请,由华府作协会长王志荣主持,在云端为作协2021-2022年首场小型公开讲座讲授了《内丹生命观与文艺创作》。

孔教授在浙江大学执教21年,他从哲学学术的角度将中华几千年的道家文化概括为七大要点,从而逐一展开。首先,他介绍了“丹”的11层文化概念。以丹砂为基础的“丹”文化是内丹的文化背景。

红色,第一层内涵。物以稀为贵,丹砂只有权贵阶层才能使用,与帝王使用的物品与居住的建筑有关。红色被视为吉利的正色,丹砂朱赤,被赋予了文化上的意义。

书写,第二层内涵。解释了与之有关的丹毫、丹书以及炼丹术的书。

丹青,第三层内涵。是美术代称。丹即硃砂,被用于绘画。青指石青,为东方色,赤为南方色,都是中国古绘画中常用的颜色。具有显著鲜明的色彩,被引申为绘画或言论可以引人注目,为人记诵,影响深远。于是后世有“名垂青史” 之语,丹青被转而指称史籍。

丹的第五和六层内涵分别是由丹赤正色引伸为凡诚正事物之称,如赤心、丹心和赤诚、忠诚之心。丹的第七层内涵与空间有关,第八层内涵是墓葬用品之一。

其第九层内涵是药物。由于丹砂为红色,人体血液的颜色也是红色,战国时期的方士于是把它与人的生命乃至于灵魂联系在一起, 一方面夸大其药用效果而认为丹砂具有让人长生不死的可能性。秦汉时期,有人甚至提倡饵服天然丹砂;另一方面,方士们认为丹砂能够安镇驱邪,保护灵魂,让人的灵魂不灭。丹的第十层内涵是气。内气被称为内丹,外气被称为外丹。第十一层内涵是长生不老药。

在初步了解了“丹”的博大精深之文化概念以后,孔教授进而谈到内丹的“精”、“气”和“神”三要素,以及其治病和养生的两大功能。

治病是医学的职能,而孔教授提到,“内丹的核心功能并非治病,而是在更高的层次上保护、滋养、提升和改造生命。但是,根据系统论的层次性规律,上层系统可以调节下层系统。因而,内丹也具有治病的功能。”

养生是生命维护的另外一个层次。“在层次上高于治病,其职能在于维护生命正常的生理状态而不致于堕落入病态。内丹的层次高于养生,所以,它虽然不以养生为务,但也具有养生的功效。”他强调,“内丹之养生,首先是养心。其次是除阴魔。再次是养身。”所谓性命双修,身心健康,就是提高整体生命状态,对高超境界之追求。

人类经过几千年的发展,科技日新月异,成就有目共睹,而科技所能解决和回答的问题仍然非常有限。他提到,“内丹可以超越死亡”,解答一些常人在生命不同阶段和层次所面对的问题:诸如选择和归宿等。

孔教授在为我们画下一条“长龙”之后,为本讲座做了“点睛”之笔。他罗列了中华文化中与内丹相关的文学艺术,比如游仙诗;元代戏曲即道化剧,《黄粱梦》;《西游记》、《封神榜》、《女仙外史》等神魔小说。“八仙过海”等绘画。步虚词、道情、青词等文学体裁以及当代修真小说。

最后,他总结内丹生命观对文艺创作的四大影响:

第一,多元价值观的影响。返璞归真、清静无为、重生恶死、柔弱不争、素朴自然;崇隆忠孝、行善积德、利济世人、因果报应;我命由我不由天;长生不死,得道成仙。

第二,思维方式:辨证法、整体观、言意关系(道可道,非常道)。

第三,刺激想像力。对于永恒与自由的渴望与失望能对人们的心灵产生微妙而深刻的影响,内丹所构筑的神奇的仙人世界满足了人们对永恒的追求。道教传说的神奇怪异、瑰丽奇诡、幽深恐怖,极大地吸引了文人,道教所提供的各种讲神鬼的书及关于仙境的传说,在很大程度上启迪了文人的想像力,刺激了文人的创作。

第四,内丹与道教构筑了生动的神秘幻想世界,提供了许许多多神奇的、具有浪漫色彩的绮丽意象,并与清静高雅而又能养性延命的人生情趣与生活方式联系起来。这些意象的扩展形态作为“情节”、“场面”及“原型”出现在文艺作品中,得到具体化、形象化的艺术表达:功名、事业、家庭等传统的价值观念被否定,体现出人应超越浮生,及早修行,获真成仙才是人生之大美大乐。甚至于各种动植物精灵都努力修炼化身为人,以便享受人生快乐,有志者再学道修仙,迈向更美好、更高层次的仙真世界。

近90分钟的讲座也只能点到“九牛一毛”。我想内丹生命观对中华历代文人墨客,对当今学习写作,提高文学修养的人士的影响也尽在不言中。效法自然,以清净无为法则治国、修身、处理信仰,处理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做到大静大明、气定神闲、得开天眼,是东方思想的精髓。

这不由让我想到作协已故著名作家于梨华老师,她曾多次提到过写作者要具备的“第三只眼”。这也让我想到中国清代志怪小说作家蒲松龄及其所着的短篇小说集《聊斋志异》。又不禁想到武侠小说泰斗金庸,也是中国近现代最著名的文学家和社会活动家之一,其创作的多部脍炙人口的武侠小说。继而脑海中浮现名山大川,武当山、龙虎山、齐云山和青城山之巍峨壮观,阳刚之气,阴柔之美。

(孔令宏博士访问马里兰州哥伦比亚市“跨信仰中心”(从顶部顺时针方向)道教、犹太教、佛教、伊斯兰教、基督教和神道教。高霞拍摄于2011年3月25日)

我和孔教授说来还有“三面”之缘:早在2005年,我受朋友之邀参加孔博士以“孔子以及其与当今世界的相关性”为题的讲座。我们在哈佛大学天主教学生中心第一次相遇。之后,2011年孔教授来美国耶鲁大学做访问学者,我邀请他来首府华盛顿一游,并为孔教授当向导,参观华盛顿,巴尔的摩和哥伦比亚市。记得当时我的一位同事,曾在马里兰大学执教英文的法耶兹,还为欢迎孔教授书写了一首诗,后来我还将其翻译成中文。

第三次,是2012年和先生、小儿去中国旅游,我们旅行计划的第三站,坐高铁从长沙取道杭州。孔教授尽其地主之谊,带我们参观了中国排名第三,仅在清华和北京大学之后的浙江大学,并游览了当地久负盛名的灵隐寺和西西湿地。翻开老照片,那年悬挂在浙大校园内被我拍摄到的浙大首任校长,任期长达13年之久的竺可桢先生及其民国时期提出的经典问题历历在目。“诸位在校,有两个问题应该自己问问,第一,到浙大来做什么?第二,将来毕业后做什么样的人?”他是中国科学院院士,气象、地理学界的“一代宗师”,被公认为 “浙大学术事业的奠基人,浙大‘求是’精神的典范,浙大的灵魂”。

一别就快十年了,杭州美景至今令人难以忘怀。

黄帝、老子、庄子是道家传统中最重要的三个符号。而儒释道在中华文化中长期形成“治世”、“治身”和“治心”的三足鼎立之势。这些“三”说明了什么问题?这古老的精神思想对当今世界科学研究、社会文化以及文学创作又有何可去深入发掘?对我们二十一世纪东方、西方人类以及对生命的探索有何现实意义?

(在马里兰州巴尔的摩市中山餐厅共进中餐。从左至右:孔令宏教授,马尧杰律师、高霞、麦休和高逸鑫。摄于2011年3月27日)

2021年9月12日

撰稿人:高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