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河人林肯纪念堂放声高歌《We Shall Overcome》——黄河艺术团参加首次华人大型民权步行活动侧记

Posted By on July 2, 2024

Print Friendly, PDF & Email

 


A group of people holding signs and posing for a photo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今年7月2日是一个美国人值得永久记住的日子。

六十年前的这一天,时任美国总统林登·贝恩斯·约翰逊(Lyndon Baines Johnson)在国会两院通过的《1964年平权法案》上郑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该法也为随后通过的《投票权利法案》和《移民和国籍法案》铺平了道路,从而推动美国成为一个多元化和多族裔的充满活力的民主国家。这部具有历史性意义的法律不仅结束了美国的种族隔离,也为后续的移民和国籍法改革以及更多华人移民来到美国奠定了基础。

2024年6月30日上午,正在华府参加美国全美华人大会,来自全美34个州的华人代表,以及大华府本地华人同胞近300人,齐聚国家广场(National Mall),举行了首次华人组织的大型民权步行活动,纪念《1964民权法》生效60周年。大华府黄河艺术团应邀参加了这次活动。

大家知道,华府这些天太邪门了,仿佛天在下火,地在冒烟,灼热的高温仿佛要把大地和天空融化,面对如此天气,许多人选择了退避三舍,能不出门就不出门,但黄河艺术团40多名团员和家属当天便早早来到了巍峨矗立的林肯纪念堂门前,他们整齐的装束、与众不同的气质,以及训练有素的队形便迅速吸引了来来往往的游客,人们纷纷打听我们意欲何为,有不少人更是拿出手机为团员们拍照,并录下我们排练的歌声和画面,还有一些游客主动站到我们的队伍里,成为黄河的编外团员。

就在一个月前的一天深夜,黄河艺术团团长孙殿涛接到美国华人联盟主席薛海培的电话,谈起他们即将召开的美国华人大会,以及打算利用大会的最后一天(6月30日),以步行环绕美国国家广场(National Mall)的方式,隆重纪念60年前通过,并改变华人命运的《1964平权法案》。他恳请黄河艺术团能够参与这次活动,并在现场演唱三首歌曲。他说,60年前通过“平权法案”我们无缘参与,但作为受益者,我们不能忘记前辈为了将美国打造成为一个多元和多族裔相互包容的国家所做出的努力,我们希望以这样的方式,告诉我们,以及我们的下一代,美国的今天来之不易,我们必须悉心守候,并为此做出新的贡献。我对海培的想法深以为然,而且,黄河建团30年来,这样的事情不知做了多少回,这点责任和担当,黄河还是有的。让大家有所期待的是,我们很有可能会与一支黑人合唱团合作完成本次演出。

接了电话之后,孙殿涛随即向黄河理事会通报了情况,并得到了理事们的理解和支持。但此后好长一段时间就没了消息,过了许多天,海培再次来电话说,本次活动的方案已经得到了DC相关部门的批准,你们可以练起来了,可他哪里知道,此时距离正式演唱还有不到十天,而且据海培介绍,那支黑人合唱团的事情没有搞定,只有你们自己来了。

啥也别说了,赶紧操练起来吧。根据海培的计划,我们要在活动现场演唱三首歌,除了中文歌曲《明天会更好》之外,其他两首都是英文歌。接下来便是见证奇迹的时刻,这三首歌(除了那首中文歌比较熟悉外)黄河人硬是在马老师的指挥下,仅仅利用一次排练就顺利拿下了,而且还唱得有模有样,不能不说,此举应该创造了一个新的黄河速度。当然也与这两首英文歌曲《This land is your land》、《We Shall Overcome》相对简单有关系。朱杰、吴崇熙、庹旌生、陆宇、盛立的先生等均为此做出了重要贡献。

6月30日当天,尽管烈日当头,尽管出现了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况,但是,当音乐响起,当马国富老师挥动手臂的那一刻,黄河人以自己相当专业的音乐素养,发自心底的情感和饱满的政治热情引领全场唱响了这三首歌,此时此刻,林肯纪念堂门前顿时成为一片歌的世界和歌的海洋,几乎广场上不同族裔,不同肤色的人们都在跟着哼唱,我们的歌声震耳欲聋,仿佛穿越时空,飞越天际,瞬间传遍了整个美国……

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We shall overcome some day

Oh, deep in my heart

I do believe

We shall overcome some day.

A group of people in pink shirts Description automatically generated

大华府喜欢音乐,喜欢合唱艺术的朋友欢迎您加入黄河艺术团,我们每周四晚8:00-10:00练唱,请联络:许若慧(301-917-5888)、沈月亮(301-792-8881)、孙殿涛(202-320-0750)

(撰稿:孙殿涛,摄影:菜园子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