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闲话

Posted By on March 1, 2021

陈瑚容

 

在家琐事忙碌的间隙,看见电视正播记录片,屏幕中松鼠啃食橡子,并在洞中藏了大堆储备粮。镜头的情景不觉撩起了大脑深处儿时的一大片记忆。

我到北京四十多年了,已经是半个北方人了,习惯了北方的生活,乐享北方的坚果水果。看见橡子,让我想起儿时家乡各种现在已经不见踪影的“果”!

有一种坚果略似橡子,不知学名叫什么,我们的土话称“duzi(笃子)”,那是一种长圆形的带壳树果,集市上有卖的,我没有买过,都是同学带来一起吃的。要炒熟吃,很好吃!据说有微毒,不可多吃。是不是就是北方的橡子?但没见过树长什么样。长大以后离开了家乡,偶尔回家乡,也就再没见过这种果实。是否这种果树从此绝迹了?无有问处!

还有一种坚果 我们称“圆子”,其实就是北方的榛子,生熟都能吃。

还有一种树上结的水果,土话称“碧九”,是一种線形似迷宫那样曲里拐弯一串串挂在枝头的肉果果。刚摘下来的时候涩涩不能吃,好像得包起来放置一段时间后才能变香变甜。这种水果我上中学后就再没有见过。是不是也绝种了?

生长在农村的孩子与城市长大的孩子生活有天壤之别!一般家庭的孩子,特别像我们兄弟姐妹多的大家庭,十来岁开始就有做不完的家务活,每天除了要自己做饭炒菜,还要挑水、浇菜、喂猪、喂鸡、洗衣服。农忙学校有农忙假,要参加抢季节插秧割稻各种的农活。周末和寒暑假还要上山砍柴割草作燃料。享受不了城市孩子那样天真烂漫的娱乐生活。

不过,乡下的孩子也有自己的乐趣。一到秋天,山上会有野果可以采。特别是一种叫“當梨子”的浆果,一到秋天,一丛丛的當梨木挂着大大小小的果实,我们会摘下甜甜多汁的、黑红熟透了的當梨果来吃,有时甚至能吃个半饱。除了當梨子,还有一些别的说不出名字的野果。那是我们上山劳动的唯一快乐!不过,这些山中野果似乎现在也见不到踪影了!什么原因?没人给答案!

几十年来,环境天翻地覆,人员生老更替,早已物异人非,许多记忆不再重现,星星点点,可能就会勾起一大片回忆!回忆,也是我们生活美好的一部分! (2020.12.31.于北京科学园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