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回“写·阅·评·聚”(11月1日)

Posted By on October 26, 2021

为了鼓励写作阅读、磨练评论技巧、欣赏多元意见、提升写作能力,“写·阅·评·聚”将于11/1举行第八十回聚会。

日期:11/1(周一)晚上7:30~9:30

地点:网路相聚

型式:聚会时,针对每一篇文章,参与者在二分钟内轮流提出个人的意见及建设性的看法

参与资格:“写·阅·评·聚”会员,非会员可旁听;聚会前必须阅毕所有的匿名文章

报名:请电邮金大侠(chin8673@yahoo.com

“写·阅·评·聚”的宗旨有四:(一)、鼓励中文写作的兴趣;(二)、提升中文写作的技巧与水准;(三)、加强文章评论的质量与深度;(四)、促进创新及作品的思想性、文学性、艺术性。并以多元、尊重、包容、互助的方式参与每一次的聚会。“写·阅·评·聚”欢迎对华文写作有兴趣的人加入, 加入条件是写一篇500字以内的自我简介、期许及个人的写作目标。“写·阅·评·聚”的网站是http://blog.udn.com/WREMDC

10/25第七十九回“写·阅·评·聚”由金大侠主持,共六位文友与会,一同欣赏讨论古文〈阿房宫赋〉。赋是介于诗和散文之间的一种体裁,讲求字句的整齐和声调的和谐。杜牧的〈阿房宫赋〉开头“六王毕,四海一,蜀山兀,阿房出。”简洁明快,交代历史背景,引入阿房宫主题,真是千锤百炼的十二个字。全文注重描写、铺陈、夸饰等文学手法的运用,不拘于具体的现实和真实,而是发挥想象和联想极力描绘秦的奢靡风气。笔墨不多,却把阿房宫的形象、规模、气魄借由具体描写带给读者鲜明突出的印象。“覆压三百余里,隔离天日。骊山北构而西折,直走咸阳。二川溶溶,流入宫墙。”写出阿房宫建筑的宏伟壮丽;“廊腰缦回,檐牙高啄;各抱地势,钩心斗角。”巧用拟人化、诗化,以实相暗喻抽象。并用远观(Zoom out)与细查(Zoom in)相结合的写法,远观手法,泼墨写意,粗笔勾勒;细查部分,工笔重彩,精描细绘。再加上大量对偶排比句式的运用,致使文句音节铿锵,富音韵之美。寥寥百余字,阿房宫丰姿盛态,展现无遗。文末总结秦朝速亡的历史教训,沉湎声色,大起宫室,不能爱民,难图久安,暗讽朝政。“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秦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文友们对此文章交谈热络,欲罢不能,直至十点。【与会者六人:原、李、梁、萧、戴、金】